小说介绍

24、见光死的破灭感

彤灵尘 发表时间:2022-07-24 18:04:40

“好的。”南曦浅笑点点头,带着身后两人步入房子。风啸锁登门,打招呼道:“大家随便坐,我给你们倒茶。”坐在会陷一直这样的帆布不会掉色沙发,南曦大约环顾圈屋内,两室一厅正统性老家属楼。陈列展示的家具有些年头,所以几十年前直接入住房子装修那批,没换。三杯热气腾腾的茶端上,风啸锁上门,招呼道:“大家随便坐,我给你们倒茶。”。

《24、见光死的破灭感》精选:

“好的。”南曦浅笑点头,带着身后两人走入房子。

风啸锁上门,招呼道:“大家随便坐,我给你们倒茶。”

坐在会陷下去的帆布掉色沙发,南曦大概环视圈屋内,两室一厅正统老家属楼。陈列的家具有些年头,应该几十年前入住装修那批,没换。

三杯热气腾腾的茶端上,透明的新杯子忘记撕去标签。

南曦和杨盼盼自然端起,抿口算捧场。黄怡别捏地小范围挪着屁股,她恰巧坐在沙发凹下去中心地带。

风啸坐入右手边单人沙发上,看眼南曦又匆忙低下头。

南曦主动挑起话题:“我今天过来打算邀请您做《飞霜流光剑》的,”

说到一半被打断,风啸扣着手埋头道:“别您,称呼你。”

“好的,我今天过来打算邀请你做《飞霜流光剑》的监制兼编剧。当然我不会勉强你,你个人意愿放第一位。”

风啸猛地抬起头,丹凤眼中激动翻涌,欣喜问:“请问天禹是否已经把版权拿到手?”事情才闹开没多久,张家少主的速度果然名不虚传。

南曦平静摇摇头,淡淡说出事实:“目前不在我们手里,两天后周生梦会拍卖,我打算以个人名义买下来。”

“个人……”风啸才燃起的激动倏然熄灭,欲言又止许久,道出在脑中经过反复润色的话:“南曦我很谢谢你这样支持我的作品,但你现在应该签在天禹吧?为我的作品违法操作,不值当。”

黄怡移半天没找到不陷下去的地方,放弃挣扎。

爬楼爬得累死,上来还坐在区别待遇位置,心情倒被拉垮不少,脱口问:“你这不挺懂法吗?”

下秒接到南曦余光一剜,委屈地噘噘嘴闭上。

对于唐突的挑刺风啸并不在意,自嘲苦笑下,解释:“久病成医罢了。”

南曦伸手到黄怡面前,黄怡不情不愿地用口型确认:真的签吗?

这个风啸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啊,好怕祖宗被坑。

又接下一剜,心酸酸掏出南曦让准备的合同,抓住文件角做最后挣扎,结果被一把拽走。

南曦摊开摆在风啸眼下,语速平缓说道:“我签在天禹,等我买下版权后你恢复自由身,到时挂在你名下。我做为投资人,你技术入股当法人。”

风啸捧起合同认真翻完,双手用力搓把脸,又狠狠搓把,未回话。

黄怡斜眼丑态百出的男人,满脸看不上的神色,小声对南曦耳语:“大哥太激动,丧失语言能力。”

南曦不耐烦地‘啧嘶’声,不等杏目剜来,黄怡举手赔笑,表示她闭嘴。

“不好意思,有点我想确定下,和你合作等于天禹会参与后期制作吗?”

风啸也知自己贪心,可吃亏多了,他宁可先小人后君子。

南曦摇摇头,张亦辰明确表示过不会接手这IP,轻易不可能改变。

风啸重新搓把脸,埋头十指互抠,整个人萎靡又无措。

黄怡忍不下去,率先问道:“你什么意思啊?能不能说明白。”瞅着桌上合同,不自觉露出羡慕的神色。合同每个字全部经过她帮忙文本输入,太清楚其中内容。没有一条不利于风啸,等于他只管表现他的创作,风险全由南曦一方承担。

这等天上掉下馅饼,小白脸走路上碰到富婆包养的好事,有什么可犹豫?想不通。

南曦轻易不在外面面前冲黄怡发火,可此刻有点绷不住,

黄怡就差把烦躁两字写在脸上,黄怡不是刁难人的性格,更多时候会主动对才入圈的小萌新表现友善和照顾。今天不知道什么情况,屡屡爆出莫名的情绪。

杨盼盼忙挪挪位置,横插在两人中间打圆场:“哈哈,小黄鸭今天很活跃呀。我说哥们啊,你有任何担心的地方可以提啊。”

风啸怯怯看看黄怡,缄默不答。

这感情意思她在不敢说了?黄怡心中又怒又委屈,又很怕南曦对她产生误会。

愤然起身,闷哼:“我去厕所。”

厕所门被重重拉上,杨盼盼打趣道:“凶人的走了,现在说吧。”

风啸‘嗯’声:“其实在两年前我有委托朋友带我进毓商会谈,只为见张总一面。好不容易争取到20分钟面聊机会,我把心中所想全数告诉他,希望他能救救我的作品,并表示只要他买下版权开展项目,我愿意签订十年义务劳动合同。”

杨盼盼也有点听不下去了,不知道这哥们真太古风,侠义当头贯彻灵魂,还是缺心眼,签卖身契成瘾。

“张亦辰没答应。”南曦送上定论,有劳务官司在身的人,张亦辰不会考虑。他从不以信任做为商谈事情的基点,他认为不可靠。

风啸默默点头:“我希望天禹能亲自操刀做《飞霜流光剑》,只有它的技术才能完美呈现出我构造出的世界。”

风啸顿住,忽的站起,吓得杨盼盼戒备地伸臂挡在南曦前方。

动静太大,黄怡推开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回来,较小身躯站在风啸面前,昂头喝问:“你要干嘛!”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让你们白跑了!”

一米八几的男人对南曦深深鞠躬,眼中满载坚忍。

登时,气氛变得古怪。

黄怡又羞又臊,望向主权人。南曦不急起身,精致的杏目微眯,闪过狡黠之光,冲悻悻坐回沙发的黄怡一伸手:“拿来。”

进屋不是吊着脸就高度紧张的黄怡,总算脸上露出点得意的笑意,快速从包里掏出份新的文件。

南曦把老文件抽走让黄怡装好,新的文件摆上桌面,抬头冲风啸灿笑:“早猜到你会不接受A版合同内容,专门准备B版,请重新看下。”

白皙的手冲风啸缓缓压压,示意坐下。风啸愕然地重新坐回位置,困惑望向身边漂亮人儿。

盛行整P结合的年代,不是亲眼见到南曦,他不敢相信自己作品里惊为天人之美貌真实存在。

片刻失神,匆忙移开失礼的注视,傻傻应声:“好的。”

低头翻动合同,随着翻动加速,风啸褐色的瞳仁愈发放大。

趁着空档,黄怡拉拉南曦,附在她耳边小声道:“有没种见光死的破灭感?”

杨盼盼的风骚弟杨迎迎这个珠玉在前,风啸给人的落差感很大。堂堂大才子过于落魄,且不懂人情世故。

南曦瞟去不悦一眼,黄怡故作无害憨态笑笑,手指在嘴前做出拉链动作。

“如果是B合同的话,我比较感兴趣。”

风啸的答案再次让黄怡震惊,新的合同除了一条比较符合风啸心意,其他条约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压榨劳动力。

“我晚上细细看下,如无意外明天下午咱们签订合同。”

“好的。”

南曦不催,带着杨盼盼和黄怡离去。

“哎,我渴死啦。”黄怡才上车便抱怨起来,“车上有矿泉水吗?给我瓶。”

杨盼盼抢先怼道:“没矿泉水,有咖啡。再说了,人家又不是没给你倒茶,自己不喝。咋地啦?嫌弃啊。”

“不是啊,一共倒三杯,我喝完,他喝啥?”黄怡惯性拍拍驾驶座后背,指挥:“小李一会路过超市买件水提上来。”

“好勒,姐。”

声音不对,黄怡后知后觉地拍下脑门,改口:“不好意思啊,等会你停车我去买。”

杨迎迎发出杨氏家族祖传哈哈大笑:“哈哈!没事哦美女,全车就我一个男孩子,我照顾你们。”

黄怡当即给南曦投去眼神,示意你瞅瞅,人家男孩情商多高,再看看你偶像。

当然她只敢打眼神,不敢挑明说。

同一时间,杨盼盼接上杨迎迎大笑,狂笑会,问南曦:“姐,你确定小黄鸭只是脑反射弧长,不是智障吗?”

南曦浅笑:“嗯,我确定。”

车内尖叫炸起:“杨盼盼!你要死啊!!!”

地陪杨迎迎称职地陪着姑娘们玩转杭市,任劳任怨担任摄像师。

好几小时没听到黄怡的汇报贩卖情况,南曦主动询问:“没新的人开价了?”

黄怡闷声应:“嗯,早上感兴趣的很多,下午好像被统一按下暂停键。之前开价不错的人也说要考虑下,态度不明朗。”

南曦啧声,感叹:“看来有高手给他们支招啊,别多问他们,让他们自己瞎捉摸会。”

“可我们时间不多啊,我怕耽误你的正事。”

南曦淡然摆摆手:“不差这几小时,等有人先沉不住气,事情自然水到渠成。公司处没动静吗?”她很清楚纸包不住火,一开始没打算包。给店长们知会,不止为免费宣传,更为透出去风声给公司。这样她有光明正大痛经的借口,气的啊,急的啊,多充足。

提起公司,黄怡可谓满肚子苦,郁闷道:“哪能没动静,宁伟骂我好久呢。可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他不敢轻举妄动,怕你不配合,说多错多不好收场。”

南曦捧起黄怡小圆脸,大大亲口,蹭蹭:“谢谢我最爱的黄妈,辛苦你了。”

黄怡心中苦涩立刻烟消云散,嘿笑起来:“不苦,挨挨骂又不会掉肉,哪怕掉了正好当减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后她多才多亿
天后她多才多亿
连载
彤灵尘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97、足够漂亮
97、足够漂亮
贺兰深情地捧起李鸿脸,朝红艳艳的…
2022-07-24
98、她只能选我
98、她只能选我
得亏余光扫到一点儿有意思的事,在…
2022-07-24
99、张总默许刊登
99、张总默许刊登
受了委屈会儿没人理睬,黄怡系统自…
2022-07-24
100、从根源删除
100、从根源删除
对,缺乏强有力的官方证据。漫不经…
2022-07-24
87、见他容易暴躁
87、见他容易暴躁
前去张亦辰办公居住室的路上,周捷…
2022-07-24
88、再见袁军
88、再见袁军
盯着张亦辰那一脸傲气十足的样,宛…
2022-07-24
89、做人真实点
89、做人真实点
黄怡又低身子拍了拍乐乐小手,似交…
2022-07-24
90、你主动离婚吧
90、你主动离婚吧
每次挨揍完,和金丙两人抱在一起失…
2022-07-24
91、欢乐火锅趴
91、欢乐火锅趴
就在失落的背景离开了将近十秒,南…
2022-07-24
92、你们罪有应得
92、你们罪有应得
小刘给被托住的导演手里塞上酒杯…
2022-07-24
最新小说
更多
常九娘
常九娘
101次枕边书
101次枕边书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我老婆是大明星
我老婆是大明星
我家首辅大人超奶的,好养!
我家首辅大人超奶的,好养!
撩君
撩君
楚河记事
楚河记事
明天也喜欢
明天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