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二十四章 不解

吾谁与归 发表时间:2020-11-22 03:48:33

楚寒差一名龟公,跑去了玄镜司,寻来了那名每日都来送钱的玄镜司督查,在楼前,这玄镜司都尉果真就踌躇不前。 “走啊。楚公子在楼上等着你呢。”这龟公不停地的带动着玄镜司,让他向前走,虽然督查是不走,一脸惊慌失措。 督查指指楼前,

《第二十四章 不解》精选:

楚寒差一名龟公,跑到了玄镜司,寻来了那名每天都来送钱的玄镜司督察,在楼前,这玄镜司都尉果然开始踌躇不前。

“走啊。楚公子在楼上等着你呢。”这龟公不停的拉动着玄镜司,让他往前走,但是督察就是不走,满脸惊慌。

督察指着楼前,惊恐的说道:“你难倒看不见吗?那!那个女人,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是那个女的!”

楚寒在楼上看着这一幕,皱着眉头,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自然看不到鸾楼的门口,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或者奇奇怪怪的人物。

“谁?谁在那站着!你说清楚啊!”龟公也是慌了,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联想到昨夜发生的事,他差点坐在了地上。

“妈呀,有鬼啊!闹鬼了!天啊!”龟公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楚寒从楼上轻轻一跃,跳了下来,微眯着眼睛看着玄镜司督察的脸,确定他真的不是作伪,面露狐疑。

这不科学!

他一直以为这鸾楼里的闹鬼也好,这玄镜司督察过来能看到一个白衣女鬼,都是人为捣乱。大半夜不睡觉在枯井前抚琴哭泣,然后在玄镜司督察每天送钱来的时候,装神弄鬼。以达到某种不可说的目的。

这是他到现在为止的想法。可是,这玄镜司督察现在手伸得直直,而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一切安好。

还有几个来找彻夜未归丈夫的妇人,在旁边骂骂咧咧,难听话如同倒豆子一样,骂了半天都不带重样。

“你确定,那里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人,而且很像青花?”楚寒再次问道。

玄镜司督察用力的点了点头,颤颤巍巍的说道:“楚公子你相信我啊,自从那天仇都尉在这鸾楼过了夜之后,兄弟们再来这鸾楼总能看到那白衣服的女人站在那里。见过青花的都说像极了青花。”

“到现在玄镜司的督察们都不敢过来。”

“多喊几个督察过来,真有?”楚寒还没说完,那督察一溜烟的跑的没了影儿,看来是向玄镜司跑去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仇千涯带着一帮督察们浩浩荡荡的来到鸾楼门了。

玄镜司的人大规模赶到,在鸾楼门口怒骂的妇人们,立马止住了骂声,麻溜的离开了鸾楼这个是非之地。

他拍了拍仇千涯说道:“你们玄镜司有没有小儿止泣的功能我不知道,但是这阻止泼妇不骂街倒是不错。你看得到鸾楼门口,站着一个白衣服女人吗?”

仇千涯用力的咽了一下喉咙,脸色也有点白的说道:“看…身段,像是…青花!”

“在哪里站着?”

“第二阶台阶上,就在正中央站着,一动不动,头发盖着脸,看不清楚。”仇千涯的声音都已经开始颤抖,这个为了戒断蓝色结晶对自己下刀子的人,这一刻居然害了怕。

一名督察也出来,跟着老大一起抖动起来,说道:“老大,楚公子,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她还在第一个台阶上站着…”

真的有鬼?

楚寒慢慢的走向了鸾楼,鸾楼坐北朝南,现在正值朝阳初升的时候,那里都被涂上了一层金色,他走进了门口,才意识到了不对,这里给他的感觉,比玄镜司还要幽冷,只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伸出手轻轻挥动着手臂,想试着能不能触碰到那所谓的白衣女子。他骤然一顿,他感觉到了,这里比别的地方,更冷一些。正是仇千涯描述的位置。

“楚…楚公子的手,插在鬼的脸上了…”

不知道哪个督察嘟囔了一句,让他的背上直接起了一层冷汗,有点瘆人。他用手不停的感觉着,大概画出了这女人的轮廓,确定了这群玄镜司的人真的没说慌。

“楚公子真是奇人,生冷不忌,连女鬼也不放过。”

“这是艺高人胆大,居然敢这样过去。”

“是不是请个得道的高僧?或者什么?总觉得要出大事。”

“别瞎说,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呢…”

……

督察们在议论纷纷,在他们的视角中,楚寒的双手正在那个女鬼身上来回穿插着,场面有些恐怖,也有些滑稽。他们怕的要命,又有点想笑。

仇千涯的手都在抖,他看到的和督察们看的不太一样,他是怕,怕那个像极了青花的鬼,也怕楚寒,他看到楚寒的手,每次到那鬼的边缘,但是却没伸出去。

看不到,但是摸得到!这难道就是修士吗?他的内心充斥着一种成为修士的渴望,他喜欢权力,这是一种超脱了世俗的力量,可以让世人心生敬畏的力量!

楚寒站在台阶边上,久久无语,他看了看太阳,似乎那些传闻中,鬼都怕阳光的传闻不是真的,这鬼好好的在阳光下带着,没有一点想要避讳的意思。

他的眉头拧到一起,这降妖伏魔的话有太一剑,也有阵法初解,可是他不知道怎么抓鬼。在慕晓涵给他的功法里,也没有抓鬼这一项目。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他试着问道,没想过这鬼会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下意识的一问。

“你在跟我说话吗?如果是的话,我能够听到。”一种像是挠玻璃的声音,如同一股细线一样,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大白天闹鬼也就算了!居然还能沟通,楚寒吓的猛地往后一跳,离开了一丈远,站在了阳光之下,他才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要干什么?”自亘古以来的终极三问,是询问对方身份最好的问题。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

“他!死!”这两个字以一种极高的声调,一股音浪袭来,如同一击重锤,穿破了他的耳膜,震的他脑袋嗡嗡作响!

“他!死!”

“他!死!”

……

一种无限循环的复读模式,高音不停的震颤着,楚寒觉得自己似乎即将失去听觉,以他的身体强度和太一生水的神奇效果,都无法抵挡这种音浪攻击,更别提那些督察和仇千涯了。

后面玄镜司使一个个东倒西歪,口吐白沫,七窍流血,眼看着是命不久矣。

奇怪的是旁边的围观者却丝毫不受影响,如同一处诡异而奇特的舞台剧,只不过演员是平日里嚣张跋扈的玄镜司使。

“在搞什么?他们这是在表演什么?”

“新的戏剧形势?还是什么,不知道。”

“看起来不像是假的,你看那些玄镜司使们,那些血不像是假的。”

“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大事不好,我们得赶紧走,要是事后玄镜司找我们麻烦,就大事不妙。”

“说得有理,走,不能久留。”

……

楚寒用力的捂住耳朵,长着嘴,但是依然没什么用,声音如同跗骨之蛆一样,不受任何影响的钻入他的耳朵里,声音中有一种埋藏很深的幽怨之声。

停了很久很久,声音才逐渐小了下来,楚寒晃着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眼睛里不再是重影叠障,他眯着眼看着门口,终于在影影绰绰之间看清楚了那里真的站着一个人影。

体型长得与那青花确实有几分相像,只是头发遮住了人影的容颜,看不太清楚。他的耳边依旧徘徊着那种尖锐的高音,他死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荡着。

他检查了一下那群督察们,多数督察都是七窍流血,特别是耳朵,流血严重,眼看着活不成了。而仇千涯稍微好点,虽然也在流血,但是不算致命。

小吾祝大家,新年快乐,年年有余。幸福美满,阖家欢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界熔炉
两界熔炉
连载中
吾谁与归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二十七章 头筹
第二十七章 头筹
“您也明白,这坊市的主人,坤元商行…
2020-11-22
第二十八章 云泥之别
第二十八章 云泥之别
“冒昧问个问题,的话不更方便的话…
2020-11-22
第二十九章 拍卖会
第二十九章 拍卖会
小型拍卖会?楚寒心头一喜,他现在的…
2020-11-22
第三十章 李文若
第三十章 李文若
“这是第十八件拍卖会品,(丹鼎门…
2020-11-22
第二十五章 搁置
第二十五章 搁置
仇千涯拾掇着零乱不堪入目的现场…
2020-11-22
第二十六章 科学
第二十六章 科学
绫罗点了点点头,貌似没说话的,而已…
2020-11-22
第二十二章 糊涂
第二十二章 糊涂
仇千涯派了一个督察,帮楚寒把卷宗…
2020-11-22
第二十三章 突如其来
第二十三章 突如其来
作为一个间谍,心慈手软不不存在于…
2020-11-22
第二十四章 不解
第二十四章 不解
楚寒差一名龟公,跑去了玄镜司,寻来…
2020-11-22
第二十章 重建
第二十章 重建
可能会在安全的部那里,自己依旧是…
2020-11-22
最新小说
更多
我的身体里有个操纵界面
我的身体里有个操纵界面
抗战之最强特种兵
抗战之最强特种兵
奔跑吧忙内
奔跑吧忙内
樱城安魂曲
樱城安魂曲
我的如玉美娇妻
我的如玉美娇妻
爱情的低旋律
爱情的低旋律
血妖姬
血妖姬
末世之女主难为
末世之女主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