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盗墓礼记》婚礼不都是喜庆的

发表时间:2020-11-22 20:21:37

张彪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供更多挖墓礼记,挖墓礼记小说深度阅读。挖墓礼记小说张彪摘选:张彪带枪亲手亲自上阵。但我始终觉得这个人的野心也不是我们所能恐怕的,我始终不不喜欢他。即便父亲亲手为我我的推荐他,说是一位仁兄,积极协助他与他…

《《盗墓礼记》婚礼不都是喜庆的》精选:

张彪小说名字叫做《盗墓礼记》,这里提供张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盗墓礼记小说精选:一个月很快结束在我观月的瞬间。我和这个叫方晓筱的姑娘走上了婚姻的殿堂,这是我第二次走在这华丽的宫殿,我的城堡豪华如此,但终究毁灭在一场战乱之中。心中一种心声告诉我:振兴我族,还我河山。那是一场当地最豪华,最引人关注的婚姻。由于父亲在当地的名望与地位请来了各界有名望的人士,但我始终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任他们摆布。为维持会场秩序,父亲找了他的兄弟张彪带枪亲自上阵。但我始终感觉这个人的野心不是我们所能估计的,我一直不…

一个月很快结束在我观月的瞬间。

我和这个叫方晓筱的姑娘走上了婚姻的殿堂,这是我第二次走在这华丽的宫殿,我的城堡豪华如此,但终究毁灭在一场战乱之中。

心中一种心声告诉我:振兴我族,还我河山。

那是一场当地最豪华,最引人关注的婚姻。

由于父亲在当地的名望与地位请来了各界有名望的人士,但我始终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任他们摆布。

为维持会场秩序,父亲找了他的兄弟张彪带枪亲自上阵。

但我始终感觉这个人的野心不是我们所能估计的,我一直不喜欢他。

即使父亲亲自为我推荐他,说是一位仁兄,协助他与他共拼多年,为了事业始终未婚。

我听这些只是笑笑,给父亲一个下来的台阶,但他眼中透出的贪婪恶毒的绿光比独眼兽的眼中的绿光还要绿,让我总觉得一种冷气笼罩着我。

但父亲很喜欢他,所以我也不能说什么,难道是我的感觉让我觉得他不好吗?

照样按父亲的吩咐,那天张彪没有参加婚礼而是去带人维护安全事情。

婚礼隆重举行,一阵热烈得让我心烦意乱的掌声之后我牵着方晓筱的手走上了殿堂。

可我那天没有感觉到一点喜庆,总觉得一股寒气笼罩着整个宫殿,总以为要发生什么。

一种我解释不清楚的莫名其妙,我在心里暗自嘲笑自己的多疑,摇摇头以清醒自己,褪去不必要的幻觉。

主持婚礼的男主持人问我是否愿意为方晓筱小姐做一切什么什么的,我心慌意乱地一句也没有清楚地听到,只是违心地点头答应并以一句愿意结束了他的废话,迎来全场无尽的喝彩和掌声。

但是主持人一直都没有笑,只是一直在鼓掌。

我不明白,当我盯着他的眼睛看的时候,他只是牵强附会一下,是那么地生硬,我不敢去看他的脸,我的目光让他不知所措,很紧张,我不解地在心中叹息。

坐在台上的父母满脸喜气地俯视着众多下人,我和方晓筱弯腰向他们鞠躬,正当我弯腰下去的时候,嗖的一声擦着我的背飞过,是什么我不清楚。

但一声尖叫让我猛然抬起头看到父亲僵在脸上没有来得及褪去的笑意被额头上洞中的血液染红,和那老虎一样在爷爷的手下辞世,父亲一动不动还是危坐在椅子上,只是歪斜了他的头。

坐在旁边的母亲平躺在椅子上,肚子上的白刃被血染红,血滴滴入她的绿色长袍映成一片片的紫色,他们再也不能说话了。

很明显母亲是有人在背后捅了一下,朴刀穿过椅子穿进母亲的脊梁从肚皮钻出来结束了继续幸福的笑靥,停留在微闭眼睛裂开鲜红嘴唇的那一刻,但此刻血液已经染红了洁白的牙齿从嘴角成股留下,而父亲歪斜的脑袋靠椅子上,放在扶手的手已经垂落地上,血液打湿了白色的衬衣,浸透成红色。

此刻会场乱成一片,叫声,喊声,跳楼声,砸窗声,逃跑声混成一片几乎要炸开了我的脑袋。

从门口挤进来的张彪手持一把短枪慌忙问我怎么了。

那个主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混在了张彪的队伍中站在了他的身后。

他恶透的眼神盯住了我,我慌乱地推开方晓筱到餐桌后面,移动短枪的张彪让我的一句别装了弄得惊慌。

他一把举起枪对着我,但我丝毫不害怕让张彪不知所措,他慌忙之中来了一句我要杀了你,你为什么不害怕?难道你不怕死吗?

我那时候狂甩的心难以平息,猛然间的狂笑以掩饰表面的紧张。

当张彪正欲开枪,我急忙说道,你错了,让张彪心神不宁,我慢慢走了过去,但依旧紧张地让我别动,我又一次失声大笑,你难道就没有好好检查一下你的枪吗?

弹匣里只有一颗子弹,是我早就放好的,虽然父亲很信任你,但你眼中绿色的贪婪没能骗的了我。

我对他说道,正当他转目掩饰自己目光时,我一个箭步上去右手拿下枪并扣动扳机射向房顶,穿过屋顶的子弹不知去向,叮叮当当的弹壳落入地板,当时的张彪惊诧转目之间我已对准他的眉星。

我们别急都坐下来谈谈吧,不要都死得不明不白的,我说完了。

张彪哀求道,我要明白,我不能带着怨气死去。

我收起短枪打开弹匣给他看清楚里面仅是少了两颗子弹,让他哭笑不得,害怕极了的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急切地问道为什么你会怀疑到了我,绝望的眼神无发掩饰心中的不可思议,我叹气之后道出了我的心声。

因为你张彪在别人逃跑的时候直接冲进来了。

听清楚,是直接冲进来了,而没有问别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这很明显你知道里面出什么事了。

而且我注意到进来的时候你手里的短枪还冒着白烟,这说明你刚才拿着这把枪开火了,但是在这附近没有听到其他枪声,只有我父亲是中弹而死的,所以就怀疑你了。

是你杀了他,我指了指父亲。

这时,方晓筱眼睛上蒙了一层水,从桌子后面翻了起来哭喊到为什么要杀我父亲,为什么是你,但是这还不能够充分肯定是你。

可能是别人害你,而拿着你的枪开了火,这次让方晓筱做回了椅子上,但止不住的泪水哗哗流下,如两条河在白皙的脸蛋上开辟而过。

这时候张彪好像放松了心情准备演戏下去,那你为什么早就怀疑到了我,我继续说道,刚才你用枪指着我的时候恐慌的眼神告诉我就是你亲手杀死了父亲。

为什么骗你我早就怀疑你了并且是我对你的枪做过手脚,我缓慢地告诉他,别急,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人,会相信你的枪吗?

你连自己都不相信,我是之前怀疑过你,但你的枪在你的身上,连你身边的人都没有动过,我怎么会动呢?

我嘲笑道,你不相信自己已经这么容易地杀死了老板和他的夫人,我的母亲。

哦!不对,我的母亲不是你杀的,但此时老板和夫人是真的死了,所以你永远都不会相信自己这么顺利,你一直认为他们是假装的,因为他们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所以你冲进来的时候是特别害怕的。

所以顾不了那么多去假装不知道事情去问别人,还有那时你冲进来没有拿枪的右手一直在不停地抖动。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我反问道。

他煞白的脸色告诉我一切都是对的,甚至丝毫不差。

张彪你是老板最信赖的兄弟,我反问他,他点头道继续,我又说,最重要的是你本来杀了不该杀和不想杀的人,也就是说你本来不想杀老板的,因为你想得到的不是金钱至今未娶的你想要得到晓筱。

这时晓筱毒恶的眼神几乎杀掉张彪。

但是我的出现和我的谋略让你几乎绝望,你根本不可能超过我,走上婚姻殿堂的我是你最大的心腹。

你那一枪本来要射击我的后脑勺的,由于我的身高你故意在那个沙发后面垫了凳子,这是你为了平视而多此一举。

可让你没有想到的是你射击的时候我刚好弯腰鞠躬,这可能就是天意啊,杀了老板的你还以为他没有死。

只是你心存侥幸罢了,因为你要让我死,但他真的是死了,却误杀了带自己一路拼杀的兄弟,你愧疚的心理才让你见到我的时候没有迅速开枪。

不然,我早就到下了,就不会有我说话的分了,但是你没有,你现在可能很后悔,但已经晚了,没有用了。

目瞪口呆的张彪无奈的点头并问道,“那你为什么肯定嫂子就不是我杀的呢?”。

我只好平静地跟他解释,至于目母亲的死很简单,她从一坐上那把椅子的时候已经就接近了死亡。

因为你把刀是你早就放好的,并且涂上一层含笑蛇丹让人会含笑死去,正符合今天的场面,而且只需用刀刺破一点母亲的皮肤让毒渗透进去便可让她死去,只是最后你不放心毒药的毒性,可见你是个多疑的人。

又让主持人趁混乱的时候在背后将刀使劲推入,所以才有了刀背入而出腹的场景,而母亲的笑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着我看见那个主持人的慌乱神情,打算转身逃跑。

我把短枪从右手转到左手,右手从衣口接住落入指间的金簪,并继续说道:“主持人并没有罪,但他接受了你的太多恩惠,太多的帮助只要他去推一刀,但他知道母亲早已死了,他以为是你在测试他,所以只是觉得推一刀没有事,反正正真的凶手不是他,但不想他对一个死人下手却也走上了你的贼船,这条罪恶之路。”

这时,惊恐的主持人转身直奔门口,不顾一切地逃命。

我右手波动金簪,在他正要出门而回头看我们情况的时候,我掷出金簪准确地打入他的太阳穴,从另一侧出来的金簪已经血肉模糊,以抛物线的方式下落死死钉在了门上。

瞬间,脑浆的乳白混合血液的艳红四溅开了,主持人缓缓倒在门上,靠在门上慢慢划下趴在地上,惊讶而未闭上的嘴好像一直在吸着空气,但停止的心跳已经不能呼出腹中的废气了,主持人瞪大的眼睛还没有来得及转过去就被死死的定在了那一个瞬间。

此时的张彪已经两腿发抖不能站立,他歪坐在椅子上面以掩饰肢体的抖动,心虚的他竟然无耻地问道他为什么要杀我母亲?

而我又是怎么知道母亲也是他杀的,还用这样的方法,我要杀他,只需开一枪就是了,那为什么还要那么麻烦?

既然他这样问了,我也只好答应他来回答了,因为很简单,你跟了大哥这么久,你一定知道我母亲是一个很细心观察身边人的人,其实你的野心她早都已经看透了。

他对你的行为你一定会感觉得到,只是你和我父亲的兄弟情意不好让他说出来,毕竟她也是一个女人,老板无论怀疑猜测谁都不会想到你的,因为以前拼搏的情愿太重,可你怕他今天会看出破绽,让你败露,所以你就先对她下手了。

这是在一定程度上免除不必要的麻烦,反正对你来说多一个不多,还有你和我比起来,目前母亲根本就不喜欢你。

假如我死了的话,你得到晓筱必定会受到母亲的干涉,而为什么我知道是你杀了母亲,用了那样凶残的方法,是因为你从迎接我们入场的时候你的左手的手指是黄色的,因为只有含笑蛇丹才能够让肌肉发生变化而显示成黄色。

哦!这还是晓筱看见告诉我的,所以从那时起我就觉得你今天很不对劲,今天这里肯定会发生什么,但我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爱晓筱是真的,现在你的不择手段不仅没有给她带来幸福反而造成了她一场噩梦。

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我说着把弹匣中的子弹全部拿掉又装进去一颗给他,就这一枪,可能会放空,可能会要了你的命,你自己来吧。

生死由天决定,冥冥之中,自由安排,我给了他枪,歪坐着的他扶着桌子站立起来接过枪,紧闭着眼睛对着太阳穴,我说来吧,去另一个世界跟你大哥道谦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盗墓礼记
盗墓礼记
已完成
阅读王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盗墓礼记》婚礼不都是喜庆的
《盗墓礼记》婚礼不都是喜庆的
张彪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
2020-11-22
《盗墓礼记》真相原来是这样
《盗墓礼记》真相原来是这样
银簪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
2020-11-22
《盗墓礼记》梦也是奇异了
《盗墓礼记》梦也是奇异了
挖墓礼记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
2020-11-22
《盗墓礼记》可能命中注定
《盗墓礼记》可能命中注定
挖墓礼记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
2020-11-22
最新小说
更多
大明国王
大明国王
韩娱之孤独的星光
韩娱之孤独的星光
尸出有姻
尸出有姻
学生的小美好
学生的小美好
零时零分和你牵手
零时零分和你牵手
太湖风云
太湖风云
霜华剑
霜华剑
第三章 花家(剧情是否太平缓?)
第三章 花家(剧情是否太平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