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盗墓礼记》真相原来是这样

发表时间:2020-11-22 20:21:37

银簪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供更多挖墓礼记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挖墓礼记以及最新更新。挖墓礼记小说银簪节选:银簪的时候,晓筱不知道怎么突然劝阻了我,说:杀了人的东西就切记再要了,的话你真想,我们也可以拿钱再次做一个。我摇了摇头…

《《盗墓礼记》真相原来是这样》精选:

金簪小说名字叫做《盗墓礼记》,这里提供金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盗墓礼记小说精选:晓筱已经哭成一个泪人了。现在已经不再坐在凳子上了,直接趴在了地上,口水夹杂着泪水浸湿婚纱,我双手扶起她走在了凳子上,我一句话也不想说,她的眼已被睫毛挡住看不清世界,也看不清她的仇人。这时晓筱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抱紧了我,她滚烫的泪水滴打在我的手背上,如奶奶那个破晓时分的泪水,我竟阻塞了语言。眼里的忧伤随着泪水滴进我的心里,打痛我的心灵最深处,我抚摸着她那柔顺的发丝抱紧了她的身体让她贴紧我的身体,多一丝安慰与依靠…

晓筱已经哭成一个泪人了。

现在已经不再坐在凳子上了,直接趴在了地上,口水夹杂着泪水浸湿婚纱,我双手扶起她走在了凳子上,我一句话也不想说,她的眼已被睫毛挡住看不清世界,也看不清她的仇人。

这时晓筱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抱紧了我,她滚烫的泪水滴打在我的手背上,如奶奶那个破晓时分的泪水,我竟阻塞了语言。

眼里的忧伤随着泪水滴进我的心里,打痛我的心灵最深处,我抚摸着她那柔顺的发丝抱紧了她的身体让她贴紧我的身体,多一丝安慰与依靠。

我的泪不由得也落到了我的脸颊上,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只听见咔嚓一声枪响过去了,但是放了空枪,这我心里很清楚。

张彪没有死,正在张彪睁开眼睛又一次看见世界的时候,心中的欣喜毫无保留地表现在脸上,嘀咕一句,我命不该绝啊?

我笑了,放开晓筱的手拿出最后一颗子弹让他不明白,思考的眼神死盯着那支短枪,不可思议地望着我的眼睛以寻求答案,当然他只能是仰望,我比他要高出一大截。

我慢慢道出原因:在你只顾紧张而恋恋不舍地想尽量多的带走世界的最后一眼的时候,我已经在身后去掉了最后一颗子弹,这次你相信了你的枪。

但我欺骗了你,这一枪是我考验你也是你自己考验你,因为当你接过短枪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指着我,或一枪打死我,但你没有这样做,而是要自杀。

张彪急切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不恨我吗?

恨,但你已经通过了考验,可见你对大哥的死是多么愧疚,现在的你只想当初不应该有这样的行为,但是没有后悔的机会了,事情已经做了,就不要说你错了。

现在父母都走了,我们已经无牵无挂了。

公司里生意上的事情还太多太多,为了你的大哥,我的父亲,就请你经营好生意,让父亲在天之灵也可以安心。

现在你通过了考验,你不用死了,现在大哥的一切全归你所有,除了晓筱,其他你都拿走,你要像大哥一样做好全心全意服务社会的准备。

作为一个富商必须做到兼善天下,这是父亲生前的心意,这里的事情现在由你来处理,给你的大哥大嫂一个最后的交代和最好的归宿,你要一直像大哥一样做好社会的慈善。

我牵着已经泪眼婆娑的晓筱离开那华丽的宫殿打算回家。

而张彪已经泪流满面,一声咔嚓的枪掉到地板上的声音之后张彪嚎哭着扑到大哥身边抱着那两条早已经僵硬的腿哽咽着结结巴巴地说着:大哥,我错了,我定会完成你的慈善心愿,几十年之后,我回来陪你一起走进另一个世界,大哥啊,大哥,张彪悲伤的哭声响彻整个宫殿,我只好摇摇头,无奈的走向门口,自作孽不可活,可我却让你活了下来。

走到门口,正当我弯下身子去拔金簪的时候,晓筱不知怎么突然制止了我,说:杀了人的东西就不要再要了,如果你真想要,我们可以用钱重新做一个。

我摇摇头随着一声你不懂就弯下了腰,拔出门下方的沾满血液的金簪,看着已经死去的主持人,我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这样被我结束了生命。

原来生死也就在一瞬间,死是必然,但这样死去,肯定是冤枉得不明不白,但他终究还是因为有罪。

我一直想,要是他不跑,他也就不会死在我的手上了。

这可能,这也许吧,但目前是现实是他死了,我用手摸下他的眼皮盖住转不动的眼仁,太阳穴留下的鲜血已经僵硬地附在脸颊上,一种暗红透出脸的铁青,留下了他也不知道,也不想看到的怪异表情。

晓筱不解地望着我,满眼的疑惑充斥着她的整个心灵。

她正要从我手上接过金簪看清楚,结束自己的疑惑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收回了金簪放入我的衣袖中,艳红色的血液从金簪上转移到我的手上,衣袖上,凝结在一起成暗红色。

从她的眼中我看出了她渴望明白为什么的绝望,可我知道这些都是与凡世无关的东西,你知道了只能给你带来痛苦,因为你现在已经没有亲人了,只有我。

没法用手去拉去她的手,只一声我们回家吧,一路上,我们走着回去,她一直紧跟在我的身后,没有说一句话。

但我感觉得到,他要跟上我问个究竟,但我的脚步保持着与她的距离,一直没有靠近,瑟瑟的秋风吹起我的衣襟,吹起她的长发飘浮在风中丝丝透亮,但我没有回头。

她心中的问号集聚心头,但他的脚步始终赶不上来,我没有,也不想给她问的机会,因为我这次实在无法遮掩我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事实,她看金簪的眼神不亚于我对金簪的呵护,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对金簪有另一种企图,还是别的什么。

回家后,虽然金簪还是布满了鲜血但我还是一直带在身上,不给他任何可以靠近的机会,我开始不放心她,她看金簪的眼神给了我这种不安。

那次事情之后,我去了她父母的房间睡觉,她一直在我们自己的房间,我们再也没有出去过,也很少说话。

一切都回不到以前,那一段时间张彪还会经常来看我们,但心头之痕她始终不愿见到杀父母的仇人,我每次都是同样的话让张彪离开。

记住,你杀了大哥,那你就去替他完成心愿,无论艰难险阻,他每次都是泪流满面点头答应,但从来不说过一句话。

那一夜,张彪走之后,我锁好门回到房间,看见她已经到了我的房间。

我很不解她是怎么进的房间,我记得出来的时候我是锁好门的,因为我把金簪放在了床头,进门看见她我满目疑惑地盯着她,没有说一句话,便去床头找金簪,因为他是我唯一的信物,没有找到金簪的我害怕而又愤怒,我死盯着她,一句话也不想说。

她黑色的瞳仁,翘起的眼睫毛,晶莹透亮的眼睛故意歪斜着不和我对视,我看不明白她眼中的含义,顿时,她的一句话让我蒙了过去,她说她怀孕了,已经一个多月了。

我没有说话,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流着不同的血,她想我肯定会高兴,但我的异样表情让她猜不透。

我轻蔑地问道,这是不是张彪的孩子,你实话告诉我,现在可只有我一个人,我说你怎么老不见他,可他老是来看你。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们有奸情还跟我结婚,现在父母都死了,你怎么对他们交代,我站了起来。

但我好像不知道我说了什么,一直站到哪儿一动不动,她迅速翻起来的身体立在床上一巴掌扇了过来,此刻,我洁净的面孔估计已经留下了金黄的手印吧,但我看不到。

以前我总是会用手指在脸上划一道印对着镜子看见金黄的痕迹慢慢变淡一直到最后消失,我这样做的时候总觉得很开心,因为那时候我很孤独,只有这样才能打磨时间取悦自己,我慢慢长大,但是扇了我的晓筱盯着我的脸眼睛一动不动,我疑惑地想,难道你后悔了。

可是,估计金黄色消失了之后,她开始说话了。

你怎么也是金黄的血液,我迷惑地猛然间反问道,难道你也是金黄的血液,她没有说话,用金簪刺破中指流出来金黄色的血液,惊讶的我不知道要说什么,顷刻之间觉得这个人不是我想象的,我要做好准备,很可能她就是我生命的终结者。

但看到金簪没有丢失的确在她的手上,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欣慰。

她开始坦然地说话了,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我从小到大,你是唯一一个和我同床过的男人。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是和别人不同的血液,但这是我与生俱来的,我生下来就有,还有我出生时就比别人高很多,但我有时候长得没有别人快。

我一下子慌乱了,难道你和我一样,来自共同的城堡,我心里盘算着你会是什么人?顿时,我急切地问道:是不是你一出生就有60多厘米,就会说话,就有记忆,我一连串的问题逼问她,她的点头证实了我的答案。

你怎么知道?她问我。

我终于忍不住了,戒备的心让我警惕。

但我知道了,你也不是来自凡世的人。

我说出了实情,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我是王子,我的城堡在一场种族战争中城破家灭我逃到凡世已经好多年了,现在不知道我的城堡怎么样了。

我慢慢放松了警惕,我说话的时候,她一直盯着金簪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她忽而笑,忽而哭,可我的话她好像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我终于忍不住了。

提高声音大喊一声,我叫江晓,我是城堡的王子,我爹是城堡的王。

她猛然抬头好像明白了什么,披下来的长发随头的摆动被甩到了后面,她清秀的眼睛发出我不可思议的光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盗墓礼记
盗墓礼记
已完成
阅读王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盗墓礼记》婚礼不都是喜庆的
《盗墓礼记》婚礼不都是喜庆的
张彪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
2020-11-22
《盗墓礼记》真相原来是这样
《盗墓礼记》真相原来是这样
银簪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提…
2020-11-22
《盗墓礼记》梦也是奇异了
《盗墓礼记》梦也是奇异了
挖墓礼记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
2020-11-22
《盗墓礼记》可能命中注定
《盗墓礼记》可能命中注定
挖墓礼记小说名字叫作《挖墓礼记…
2020-11-22
最新小说
更多
大明国王
大明国王
韩娱之孤独的星光
韩娱之孤独的星光
尸出有姻
尸出有姻
学生的小美好
学生的小美好
零时零分和你牵手
零时零分和你牵手
太湖风云
太湖风云
霜华剑
霜华剑
第三章 花家(剧情是否太平缓?)
第三章 花家(剧情是否太平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