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八十八章 封赏责罚【求生日祝福】

贱宗首席弟子 发表时间:2021-02-23 17:56:04

本网提供更多了贱宗首席弟子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妻乃上将军》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八十八章 封赏降罪【求生日祝福】在线深度阅读。大周景治五年九月初,大周的国都冀京,爆发了一场继三王之乱后最为声势浩大的的内乱,动辄近二十万的军队再次相互厮杀。。

《 第八十八章 封赏责罚【求生日祝福】》精选:

ps:欢迎喜欢我作品的读者们加我的信,贱宗首席弟子(jzsxdz)。

大周景治五年九月初,大周的国都冀京,爆发了一场继三王之乱后最为声势浩大的的内乱,动辄近二十万的军队再次相互厮杀。

这场仗足足打了有月余光景,期间朝廷势力与北疆势力皆动用了骑兵、步兵、弓兵,卫戎部队、甚至是刺客组织,双方几乎动员了所有能够动员的势力。

而正如刘晴所猜测的,长孙湘雨早已预料到了北疆军偏师主帅杨凌的盘算,因此,当老将杨凌率领近六万北疆生力军抵达冀京附近时,他第一时间便被冀州军第一偏师主帅费国给纠缠上了。

一位是戎马一生、经验丰富的老迈名将,而另一位则是正值壮年、文武兼备的南征名将,颇叫人大跌眼镜的,此前明明将东军都死死压制的老将杨凌,此番对上了费国这位冀州军的第一猛将,竟硬是讨不到半点的便宜。

无论杨凌是用兵以正、以奇,费国都稳稳当当地挡了下来,凭他那两万冀州军第一偏师,以及相加近三万的南军与北军,共计五万大军,硬生生将杨凌六万兵马抗了下来,替围攻冀京的友军取得了宝贵的时间。

倒不是说杨凌在谋略上逊色费国,这位老将吃亏在如今年事已高,不复当年的勇武,因此,当遇到像费国这样智勇双全且细心谨慎的名将时,他的无力不亚于此前在他手中苦苦支持的东军兵将。

而更关键的一点是,因为杨凌军本来是李茂并不打算带来冀京的劲旅,因此,尽管这位老将麾下的士卒依然称得上是精锐,但却匮乏能够抵挡费国武力的猛将,以至于费国往往只要在平分秋色的情况下亲自带人那么一冲,便能稳稳当当地将一场胜仗收归囊中,这愁得老将杨凌发须愈加雪白。只要厚着老脸向冀京借调将领。

毕竟那些英勇善战且年轻气色的猛将,大多都在燕王李茂的主力军当中。

在收到了求援的书信后,燕王李茂当然看得出这是朝廷兵马围点打援的战术,对他冀京围而不攻。却率先狙击前来支援的杨凌军,因此,他当即便叫佑斗、乐续二将当夜离城,前往杨凌军。

遗憾的是,曹达与乐续二将趁夜出城还行不到十里,便撞到了马聃这头正在城外觅食的恶狼,这头凶猛不逊费国的恶狼在城外潜伏了数日,就等着此时,趁机杀出,一口就咬死了乐续。当即叫北疆五虎减员。

本来马聃是打算连着佑斗一块铲除的,但有些遗憾,佑斗的武力直逼费国,却不是马聃能够对付的,因此。在占到便宜后,马聃便迅速退却了,毕竟时隔多日,冀京城内那些拉到脚软的渔阳铁骑们也早已恢复过来,马聃可不想被其咬上。

果不其然,在注意到了城外的厮杀后,曹达当即率领八千渔阳铁骑离京。追赶马聃。

且不说马聃与曹达这两支即将远离战场,将展开一段骑兵猎杀战的骑兵部队,且说佑斗顺利来到杨凌军中,接替杨凌成为了偏师的主帅。

不可否认,佑斗尽管当年狂妄自大,但如今却是燕王李茂帐下最强的帅级将领。以至于当他接替杨凌之后,费国果然是陷入了一番苦战。

一位是北疆五虎中被称之为下山虎的猛将佑斗,一位是连梁丘舞都默认的梁国之虎费国,这两位当世虎将,在冀京北侧距离京师六十里左右的地方。展开了整整二十余次交锋。

而最终,费国依然还是拼着付出沉重的代价,正面击溃了佑斗杨凌军,且亲自上阵,奋勇地将佑斗斩杀,叫北疆五虎再减一员。

得知麾下大将佑斗战死,燕王李茂果然是勃然大怒,亲自提兵来战朝廷兵马,但很可惜,如今的朝廷军,已不必再畏惧这位燕王殿下,因为朝廷军一方最强大的战力,炎虎姬梁丘舞,早已率领着残存的东军骑兵,抵达了冀京附近。

此前有人说,东军的强大,其实有一半是建立在梁丘舞武力的基础上,而如今的北疆军又何尝不是如此?当燕王李茂被炎虎姬梁丘舞所牵制的同时,北疆军又何来能够抵挡廖立这等猛将的将领?

大周景治五年九月三日,燕王李茂亲自提兵出城应战,大败,非但自己被梁丘舞击伤了右臂,就连麾下大将张齐亦被廖立所斩,致使北疆五虎再减一员。

而此后不久,北疆五虎中最为年轻的将领肖火,亦被东军猛将项青所杀,与此同时,远方亦送来了马聃击溃曹达,设计将后者引入陷阱射杀的捷讯。

谁能想到,纵横草原无有敌手的北疆五虎,竟会在这场内乱之战中尽皆丧生战死?

在击溃了杨凌军这支援兵军,朝廷军正式对冀京展开了猛攻,明以士卒攻城,暗叫东岭众、金陵众趁夜混入城内骚扰,致使北疆军日夜不得安生。

尽管误入歧途、被燕王李茂霸主魅力所折服的安邑豪侠,布衣剑神楚由率领上百安邑豪侠抵挡,但终究不敌东岭众与金陵众,就连楚由本人,亦被漠飞诈败引诱至城内的竹林,用金铃儿所传的秘招,猎杀。

当事情进展到这一步,无论是谁,都已认为李茂必输无疑,然而就当李寿顾念着兄弟情谊,派使节入城劝降李茂时,却没想到那位使节在见到李茂后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李茂提剑给杀了。

北疆的霸主,不需要来自敌方的怜悯!

从九月六日起到九月十一日,燕王李茂开始突围了,面对着十余万朝廷大军,很难想象这位北方的霸主带着一帮屡战屡败的士卒,竟然还敢日复一日地强行突围。

而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面对着梁丘舞、费国、廖立、马聃等许许多多的朝廷方猛将,李茂竟真的杀出了重围,硬生生从朝廷的大军中杀出一条血路,逃回了北疆。

尽管当时李茂身边已不足十骑,但他依旧还是顺利地突围而出了,依靠着他麾下那些至死都对他忠心耿耿的北疆兵将们。

来时十余万大军。甚至于,倘若加上那七万左右的辽东远征军,燕王李茂此番挥军南下的军队,有将近二十万。但是当他败退回北疆的时候,身旁竟然只剩下寥寥不到十骑,数以十余万计的北疆兵将战死在这场战事中,甚至于,即便在明知己方注定失败的情况下,绝大部分的北疆兵将依旧为了自己的主公能够突围回到北疆而贡献着自己宝贵的性命。

这使得当战后冀州军清点俘虏的时候,他们发现俘虏仅仅只有数千人……

何其悲壮!何其悲哀!

三王之乱、燕王之乱,这场长达两年的内乱,终于在今日得以告终,但大周却也因此而元气大损。据战后清点损失。在这两年牺牲的兵卒人员,竟高达百万,是当年大周南下灭唐时双方损失兵马的整整五倍,甚至还要多。

动荡的乱世,致使大周国力严重衰减。物价高涨,国库空虚,这使得朝廷暂时作罢了北伐的打算,也使得李茂暂时得以喘口气。

大周景治五年十月,因为冀京的军民在早前已尽数迁至朝歌,天子李寿不欲城中军民再长途奔走搬回冀京,遂昭告天下。正式将大周的王都定为朝歌,至于旧日的王都冀京,则改称冀州府,由冀州军入驻,成为防御北疆以及草原势力的北方军事重城。

十月六日,大周天子李寿向北疆的李茂发出了一份书信。不问罪亦不赦免,只说一年之后的当日,朝廷当首伐北疆。

当时众人皆不知李寿的意思,唯独李茂在北疆阅过这份书信后默然不语。

而同时,朝廷正式犒赏册封近年有战功的重臣。

首当其冲。谢安被正式册封为安乐王,不得不说这有些出乎众冀州军将领的意料,毕竟凭借着谢安这些年来的战功,封个带“武”字的王号实在是绰绰有余。

不过话说回来,恐怕也只有知情的绝少数,才清楚安乐王这个封号所代表的意义,那可是李寿在与谢安相识时的封号。

而更出于众冀州军将领意料的是,谢安与长孙湘雨所生的长子末末,这个还未周岁的小家伙,却被李寿册封为武安王,这使得众人不禁私下猜测,是不是天子弄错了,把其实应该给老子的封号给了其儿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受封的时候,天子李寿亲手将四爪的蟒袍授予了谢安,换句话说,从今日开始,谢安再身穿那些纹有四爪黑蟒的衣袍,才算是名正言顺。

而继谢安之后,受封的本该是李贤、梁丘舞、文钦等人,不过因为这些人的官职已升到顶点的关系,此番李寿并非加封,只是亲自执笔写了一幅书有炎虎姬三字的字画赠给了梁丘舞,另外送了文钦一柄宝剑,赐予了李贤可在皇宫内行车、剑履上殿、入朝不拜的殊荣。

至于长孙湘雨以及刘晴,因为是此战出谋划策的功臣,李寿亦不吝赏赐,不过遗憾的是,前者根本不在意这种对她而言可有可无的赏赐,而后者,那位年级十八岁的优秀军师,显然心中的芥蒂还未消除,因此,并不接受李寿这位灭了把南唐给灭了的大周国的天子的册封,这使得李寿稍稍有些尴尬。

于是乎,李寿只好加大对金铃儿、秦可儿等另外几位谢安的红颜知己的赏赐,最后就连谢安认的干妹妹王馨也捞到了一个公主的尊称,尽管后者根本没有对这场大捷做出任何贡献。

然后就是冀州军的大将们了。

其中,费国被正式任命为大将军;廖立接掌冀州军,成为冀州军主帅;马聃调到北地担任雁门总将,替大周守卫并州的西北。

这三位冀州军的当世猛将,无一不是重名累身,受到国家重用。

而至于其余的将领,亦相继收到册封赏赐,包括远在荆州的大梁军主帅梁乘,亦被提为荆州府的州府,甚至于,就连早前被太平军所杀的徐州州府梁书以及广陵郡郡守张琦,李寿亦追封谥号,并叫他们的子嗣继承爵位。

值得一提的是。此战之后整整一年,大周休养生息,逐步恢复着因连年征战而导致的重大损失,但是在次年的十月。天子李寿果然按照前言,组织大军对北疆展开了首次的讨伐,目标正是被剥除了王位的燕王李茂无疑。

而为了这次的讨伐,李寿将大周朝廷所有的精锐以及猛将都调了过来,就连远在雁门担任主帅的马聃亦临时召来,这足以证明,李寿对北疆势在必得。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李茂那位孤傲的原燕王殿下,此番竟然并未出城应战,在得知朝廷讨伐的兵马将至的那日。他将新娶的几位妻妾以及其各自所生的子女召到了身边,若无其事地与她们一同用饭。

然而在当夜,李茂便饮毒酒自尽了。

因为他很清楚,无论是一年前还是一年后,几乎损失了所有精锐的北疆。那是根本挡不住朝廷的兵马的,如果必要,李寿其实早在战后便可以叫梁丘舞追击李茂,将北疆整个攻打下来。

毫不夸张地说,这一年的时间,是李寿刻意留给李茂的,为的就是让李茂能留下子嗣。不至于像前太子李炜、秦王李慎、安陵王李承那样,死后连个继承人都没有。

而正是感受到了李寿这份源自于兄弟情谊的善意,李茂当时才会默然不语,不至于像前一次那样,将劝降的使节斩杀。

不过,孤傲的李茂是不会容许自己向任何人低头的。哪怕事关自己的生死,因此,为了回应李寿那份善意,李茂在手中尚有数万兵力的情况下,饮毒酒自尽了。

堂堂一代北方豪杰。纵横草原的王者,曾几何时北方大周居民心中的英雄,就此陨落。

在得知此事后,李寿昭告天下,赦免了李茂犯上作乱的大罪,追谥这位四皇兄为周殇王。这个平谥,既是李寿对李茂宽容,亦是对后者的惋惜吧。

至于李茂的那些子女,李寿则收养入宫,请皇后王氏代为细心教导。

当然了,这些只是后话,且将时间再回溯到景治五年的十月,因为这个时候谢安还有一件重大的刑事要处理,那就是对韩宏、韩裎父子二人逆助燕王李茂背叛朝廷而做出判决。

当时,东军在抓到韩裎之后,亦抓到了西国公韩宏,这老头见大势不妙似乎要逃,结果却被罗超带人截获,如今,这对父子皆落入了谢安手中,跪在刑部辖下大狱寺一堂之上,接受判决。

因为韩家父子身份特殊,老子是国公,儿子是侯爵,地位斐然,因此,这次除了已升任大狱寺卿的苟贡出面审讯之外,必须有谢安这位刑部尚书在场,除此之外还有刑部侍郎、卫尉寺卿荀正以及光禄寺卿、北池侯文钦,因为这两位再加上如今的苟贡才算是三尉联审,若是再算上旁听并且记录的御史台御史大夫孟让,以及吏部侍郎、翰林院编修文士王旦,整个大周朝廷的刑事有关府衙才算是尽数到场。

值得一提的是,就连北镇抚司司都尉漠飞、南镇抚司司都尉丁邱,这两位也算是半个刑事有关衙门的负责人亦到场旁听,可而想知这场刑审的规模。

也难怪,毕竟韩家父子的身份的确特殊,要将这样两位大人物问罪,就必须严格地按照规章办事,免得落下口实。若是叫不知情的人误认为这是朝廷迫害大周曾经的功臣,那就不妙了。

不得不说,望着堂下所跪的韩家父子,谢安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遥想当年,谢安因为某些事从南公府愤然离开,走投无路之际,当时的西乡侯韩裎可称得上是意气风发,可如今,他谢安当年乞丐般的小人物高居于堂上尊位,任刑部尚书这等显赫职位,而当年随手丢给他五两银子的西乡侯韩裎,却成了阶下囚,这让人不得不感慨造化弄人。

不过,谢安认得韩裎,可不代表韩裎认得谢安,毕竟人靠衣装,即便韩裎此前也见过谢安许多面,可他怎么会想到,如今天子身旁最红的权臣,竟会是当年在腊月年末在他西公府门前讨要寿事果腹的乞丐般小人物呢?

谢安在那边恍恍惚惚、神游天外,苟贡这位新任的大狱寺卿已针对韩家父子的叛逆之举做出论处,无外乎斩首、抄家罢了。

看得出来。苟贡有些亢奋。也难怪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这位新上任的大狱寺卿一出场便要处斩一位国公、一位侯爵,可想而知心中的激动。

“诸位大人意下如何?”苟贡开口询问着谢安、荀正、文钦等人,至于其他人。比如说御史大夫孟让以及南北镇抚司的漠飞与丁邱,因为只有旁听权限,则不在苟贡询问范围之内。

最终,在谢安、荀正和文钦的点头示意下,苟贡惊堂木一拍,判下了韩家父子的死刑,日期便在三日后。

随后,苟贡便亲自带人将韩家父子关押到了重牢,并对担任牢头的狄布细说了几句。

“老头儿,听说再过两月是你寿诞?但是你自作孽。是等不到那日了!不过嘛,谢大人既然吩咐了,我也只好照办,就叫你提前在牢内庆贺一下也罢!”在苟贡离去之后不多时,狄布命人上街准备了一些酒菜以及寿食。送到了韩家父子面前,弄得这对父子面面相觑。

“谢大人?谢大人为何知晓老夫诞日?”韩宏惊诧莫名地问道。

“对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正要离开的狄布转过神来,从怀中摸出五两银子,丢在韩裎怀中,淡淡说道,“这是谢大人叫我还你的!大人说。虽说并非本意,但你父子二人总算是也在大人落魄时相助过一二,大人恩怨分明……要不然,这等叛国大罪,可不只是单单你你父子问刑就能了结的!”

韩家父子本来就有些纳闷苟贡判下的是斩首而非凌迟或者腰斩,再者。虽然查抄了家财,但是却并非连坐到他们的亲人身上,闻言不禁愣了。

要知道,这种叛国大罪按理来说可绝对就是诛六族的事。

“谢……大……人?”眼瞅着怀中那五两银子,韩裎不禁瞪大了眼睛。通过这五两银子,他乍然想起了一些往事。

他哪里会不清楚,狄布口中的谢大人,指的便是方才大狱寺堂上那位坐在尊位旁听的刑部尚书大人,但是……这位大周如今最具权势的重臣,竟是当年自己刁难、施舍过的乞丐?

不由地,揣着手中这五两银子,韩裎长长吐了口气,纵然他此前不以为意,但是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谢安正如传言所说的那样,恩怨分明,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

而与此同时,咱们这位谢安谢大人呢,却出乎意料地并非返回家府,竟独自一人在城内新开的酒楼买醉。

或许,是因为在见过了韩裎后,谢安不由得勾起了心中某些谈不上陈旧的回忆……

ps:咳咳,本书将完结,两三章的事吧。可不要说我偷懒哦,实在是因为梁丘舞脱困后,与北疆的战事就没有丝毫的悬念了。大家也知道,我是最不喜欢对一些明摆着的事多加赘叙骗诸位看资滴,黑魔如此,东汉末如此,这本妻乃亦如此。

至于最大的原因嘛,还是因为这本书写了一年半,实在有些厌了,果然纯历史还是不适合我,我还是喜欢写一些带有玄幻色彩的历史。

顺便透露下,下本书我正在构思一个世界构架极为宏大的半历史半玄幻,这次的目标是希望能漫画化,嘿嘿。

经过羊城晚报这桩事,我觉得人若是不出名呐,那就是人微言轻的下场。对此,诸位也要多加注意呐。

至于下本何时出来,咳咳,说实话我最近事真的非常多……除了羊城晚报那桩破事,还要学车,另外,刚领证还未办酒水的媳妇还怀孕了,唉……

在纠结是否要孩子……因为现在不正是拼搏、赚钱的岁数嘛。

最后,祝大家事事顺心,因为我近来确实是许多事不顺……又不犯太岁,奇怪了。

对了对了,过几天我生日,麻烦大家有时间帮我到某点点一下生日祝福吧,多点好看些,拜托了。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妻乃上将军
妻乃上将军
已完结
贱宗首席弟子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十八章 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四)
第十八章 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四)
“长孙湘雨?莫也不是当朝长孙丞相…
2021-02-23
第十九章 噩耗
第十九章 噩耗
在踏过东国公府的府门时,谢安依旧…
2021-02-23
第二十章 出乎意料
第二十章 出乎意料
“啪!”暂短的缄默后,陈纲拍案而起…
2021-02-23
第二十一章 早,谢兄弟
第二十一章 早,谢兄弟
大周弘武二十七年三月十七曰,伊伊…
2021-02-23
第二十二章 敛财
第二十二章 敛财
紧跟随项青与罗超二人后,便有四名…
2021-02-23
第二十三章 后续的风波
第二十三章 后续的风波
--大周弘武十年十七曰中午,丞相府-- …
2021-02-23
第二十四章 找上门来的女人
第二十四章 找上门来的女人
次曰早晨,刚睡醒后的谢安在伊伊的…
2021-02-23
第二十五章 转机?
第二十五章 转机?
[只要你你……收伏地了我!] 她…
2021-02-23
第二十六章 转机?(二)
第二十六章 转机?(二)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就不能够…
2021-02-23
第二十七章 夺回男人尊严的日子
第二十七章 夺回男人尊严的日子
当谢安送完长孙湘雨再回东国公府…
2021-02-23
最新小说
更多
特案所:女调查员日常
特案所:女调查员日常
兵王成就巅峰
兵王成就巅峰
十年期许一朝梦
十年期许一朝梦
鬼神夜谈
鬼神夜谈
林斯鱼丁泽骁小说
林斯鱼丁泽骁小说
战星圣魔
战星圣魔
永恒蓬莱
永恒蓬莱
无限之多元穿越
无限之多元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