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五章 第一次往往不是那么顺利

贱宗首席弟子 发表时间:2021-02-23 17:56:05

,谢安轻轻一惊,地说,“为什么你会这么指出?”  “么也不是么?——不论怎么说,我也他绝不可能会将那日的事当做一个误会……我乃梁丘一门因为未来当家的,东军战魂营上将,怎么可能会叫你  在被欺负我后,提上裤子拍了拍屁股拍屁股走人?——你未免太也太将此事当儿戏了正端着茶盏抿茶的梁丘舞闻言瞥了一眼谢安,没有当即开口,她静静地地抿完了杯中的茶水,这才慢悠悠地说道,“你似乎很惊讶?”。

《第五章 第一次往往不是那么顺利》精选:

  “入……赘?”

  谢安喃喃自语,打破了屋内长时间的寂静。

  正端着茶盏抿茶的梁丘舞闻言瞥了一眼谢安,没有当即开口,她静静地地抿完了杯中的茶水,这才慢悠悠地说道,“你似乎很惊讶?”

  “怎么可能不惊讶,换做是你,也会吃惊吧?”谢安苦笑一声,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为何要吃惊?”梁丘舞脸上隐约露出几分疑惑,在深深望了一眼谢安后,不悦说道,“看来,我似乎被小看了呢!”

  听着那话中明显的不悦语气,谢安微微一惊,说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难道不是么?——无论怎么说,我也断然不可能将那日的事当成一个误会……我乃梁丘一门未来当家,东军神武营上将,怎么可能叫你

  在欺负我之后,提上裤子拍拍屁股走人?——你未免也太将此事当儿戏了吧?!”说到最后,她的眼中已渐渐流露出几分怒意。

  “噗……”正喝着茶的谢安,闻言嘴里的水当即全数喷出。

  好……

  说得好粗俗……

  即便是自诩脸皮不薄的谢安,也被梁丘舞这两句话说得面红耳赤。

  “什什么欺负,我只是……”谢安有些说不下去了,毕竟他也知道,这个时代的女人视名节清白胜过生命,而说到底,自己也是在她因药导致意识大乱的时候对她做了这样那样的事。

  “只是什么?”

  “喂,那日的事可不能全赖我……”似乎是感觉到了某种危机,谢安连忙辩解,说着说着,他忍不住望了一眼梁丘舞,心下暗自嘀咕。

  从头到尾都是你这个笨女人主动的好吧……

  “不能全赖你?你的意思是怪我咯?”梁丘舞冷笑一声。

  是啊!

  谁叫你这个笨女人那么容易被别人骗!

  还喝下了掺着药的酒!

  后来也是你拉我上床的,从头到尾哥都只是躺在床上而已啊!!!

  唔,虽然感觉不错……

  谢安暗自嘟囔着,当然了,这些话他是不敢说的,毕竟他若是将这种事也说了出来,恐怕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恼羞成怒,谢安可不想在这种事上丢了自己的性命。

  “当然不是,你我都是无辜受牵连的,罪魁祸首,是那个骗你有要事相商,结果却在酒中下药的王八蛋!”谢安避重就轻地说道。

  “咔嚓!”梁丘舞手中的茶杯被整个捏碎了,碎瓷顺着她的手指缝掉落下来,其中,甚至有些白色的细小粉末。

  乖乖……

  谢安忍不住浑身一颤,偷偷望了一眼梁丘舞,却见她双目隐隐泛起红色,那一瞬间,他仿佛感觉自己置身于杀气的海洋。

  就……就是这种眼神……

  与那一日一样……

  谢安暗自咽了咽唾沫。

  就在这种,却见梁丘舞深深吸了口气,尽管她的眼中依旧充满了无尽的愤怒、屈辱与恨意,但是那股杀意,却被她强行压制下去了。

  “……是太子殿下!”

  “诶?”谢安愣了愣,转念一想才明白梁丘舞此话含义,愕然说道,“他……那家伙这样对你,你还尊称他为殿下?说起来,那一日你也只是叫他[滚]而已……”

  梁丘舞缓缓松开了右手,任凭茶杯的碎块碎末散落在地,她望着地面沉声说道,“太子,国之储君,身为人臣,岂能犯上弑主?如此枉为人子!”

  “因为他是太子?所以你不能杀他?”

  “……是!”

  “如果那一日我没有中途……”

  “……同样!”梁丘舞沉声说道。

  听着她那斩钉截铁的语气,谢安不知为何心中对她有些同情,弱弱问道,“那你会怎么做?”

  梁丘舞吐出一口气,平静说道,“将此事上呈陛下,请陛下处置,随后自刎,全我名节!”

  “诶?”谢安倒抽一口冷气,失神说道,“你在开玩笑吧?”

  梁丘舞微微瞥了一眼满脸愕然的谢安,正色说道,“我梁丘一门世代为大周之臣,忠良之名,决不能葬送在我手中……”她说地很慢,每一个字仿佛千斤重般打入谢安心中。

  都说古人的忠是愚忠,以前还不怎么相信……

  谢安微微摇了摇头,一抬头却见梁丘舞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心中不由一惊。

  “你你看我做什么?”

  只见梁丘舞静静望着谢安半响,忽而说道,“换而言之,你也算是救了我一命,对我梁丘家有恩,叫我梁丘家血脉不至于断绝……对此,我深表谢意!”

  诶?

  什么情况?

  这个笨女人竟然说要感谢自己?

  “不客气,不客气,我也只是做些力所能及之事……”谢安面红耳赤地说道。

  占了这个女人清白身子,她还感激自己,即便谢安素来脸皮厚,也对这种得了便宜还能卖乖的好事有些吃不消。

  然而下一秒,谢安呆住了。

  “……是故,我也不想为难你,如今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入赘我梁丘家,助我兴旺家业、无愧先祖;要么……”说着,女人缓缓站了起身,锵地一声抽出了斜靠在桌子旁的宝剑,面无表情地说道,“要么,我斩你于此,取你首级祭我梁丘一门列祖列宗!”

  “喂喂喂!”谢安吓得险些倒在地上,一手拖着屁股下的凳子,一手平挡在胸前,震惊说道,“你你什么意思啊?刚才还说要感谢我,说我对你梁丘家有恩,结果说完就翻脸?”

  “是,我是说过,所以,在祭完先祖后,我会取剑自刎随你而去,放心,你只要在奈何桥上等我片刻就好……”

  “放心?这怎么叫人放心啊?!”大喊一句,谢安感觉自己心脏的跳动频率有些叫自己吃不消了。

  不妙啊……

  这个愚忠的笨女人不像是在开玩笑……

  唔,应该说,这个笨女人根本就不会开玩笑!

  如果不能稳住她,自己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等、等等啊,我会负责的啊!”

  “负责?”女人眼中露出几分疑惑,说道,“那是什么?”

  谢安气结,没好气地说道,“我说,我会娶你的!”

  “哦哦,”梁丘舞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随即严肃地纠正道,“是入赘!”

  “……”谢安张了张嘴,无言注视着女人认真而严肃的目光半响,终于败下阵来,摆摆手苦笑说道,“总之,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所以……这个暂时可以由我保管么?”

  他指了指梁丘舞手中的利剑。

  女人犹豫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见此,谢安小心翼翼地从她手中接过宝剑,将其插入剑鞘,随即再次坐下,将剑横摆在自己膝上。

  从始至终,梁丘舞静静地看着,不知为何,她的表情有些微妙,几次欲言又止。

  而谢安显然没注意到,他之所以会向梁丘舞索取暂为保管,一来是这个女人身边方才用这把剑着实把他吓地不轻,二来嘛,他想给自己增加几分胆气,尽管他也清楚,在一位执掌万军、一身武艺的将军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就算握着再锋利的宝剑,也跟握着一根木柴没有任何区别。

  “我领你去府上各处转转,熟悉一下府内建设。”

  此时谢安正摆弄着梁丘舞的佩剑,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他想将佩剑系在腰间。

  遗憾的是,他从未接触过这类兵器,毫无经验,以至于试了几次也愣是没能将剑鞘上细链挂在腰带上,无可奈何的他,只好将整个剑鞘都插在腰带内侧,模样要多古怪便有多古怪。

  “……”

  从始至终,梁丘舞静静地观瞧着,忽然,她走了过去,在谢安惊愕的表情下,将整把佩剑又抽了出来,随即左腿半跪,半蹲在谢安身前,替他将佩剑上的细链系在腰带上。

  “谢……谢谢。”谢安倍感受宠若惊,隐约从后背涌起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很是舒服。

  “跟我来!”在替谢安系上佩剑后,梁丘舞再度站起身来,朝屋门的方向走去,神色丝毫不起波澜,还是那般的平静。

  “哦……”

  如梦初醒的谢安紧走几步跟了上去,他说不清方才心中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絮,他只知道,那一瞬间,他对眼前这个女人充满了好感。

  虽然是强迫,但是,她似乎真的将自己当丈夫对待……

  但是,好像哪里又有点不太对劲……

  半柱香之后,梁丘舞领着谢安走在内院的廊庭,一边走着,她一边用最简洁的话介绍东公府府内的各种建设与相应的位置、用途。

  说实话,谢安一句都没记在心里,因为他正思考着那种种的不对劲。

  偷眼望了一眼身旁的梁丘舞,谢安清楚地发现,尽管梁丘舞是在替他带路,熟悉府上的各个建设,但是,她却隐隐要落后他小半个肩膀的身位。

  是巧合么?

  还是她故意的?

  谢安微微皱了皱眉。

  要知道在阶级制度异常严重的大周,高位者与下位者之间的礼仪,那简直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就如平民对待士族,迎面见到对方必须让道、行礼,而如果走道的方向一致,则不得走在士族前面,必须落后至少十个身位,否则便有杀身之祸。

  还有,仆人不得与主人并行,妻子不得与丈夫并行……

  想到这里,谢安又忍不住转头望了一眼身旁的梁丘舞,却正巧与她的目光对上。

  “看你的神色,似乎有点不满,还在为方才我逼迫你入赘我梁丘家一事耿耿于怀么?放心,我只是吓吓你而已,免得你太将我的话当儿戏,我若要杀你,轻而易举!”

  这位姑奶奶说话还真是直接啊……

  心中苦笑一声,谢安张了张嘴,却不知为何,发不出任何声音。

  “果真并非谎言,你很怕我……”瞥了一眼谢安,梁丘舞嗤笑一声,摇头说道,“身为堂堂男儿,竟畏惧我这区区弱质女流,成何体统?!”

  谢安闻言倒抽一口冷气。

  弱质女流?

  天呐,谁啊?谁啊?

  你不会在说你自己吧?

  没好气地望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谢安倍感无力,任凭她自顾自说话。

  “明日晌午,你随我到后院小祠祭拜先祖,在我梁丘家列祖列宗灵位前,你我二人先立下婚誓……且先给你一个名分!”

  给我一个名分?

  谢安满脸古怪之色,讪讪说道,“用不用这么快?”

  “什么?”女人转过头来,神色有些不解。

  暗自擦了擦额头冷汗,谢安讪讪说道,“我不是要耍赖啊,只是……你想,我们见面也不过两三次,根本不了解对方,感情方面更加是……”

  “那不重要!”打断了谢安的话,梁丘舞淡淡说道。

  “你……什么意思?那什么才是重要的?”隐约间,谢安仿佛渐渐领悟到了什么。

  女人微微瞥了一眼谢安,随即望着走廊外侧花圃中的花草,沉声说道,“成婚之后,你我二人便能延续我梁丘家血脉,待日后我老了,我二人的儿女,便是我梁丘家日后的延续!”

  “你……”

  那一瞬间,谢安终于明白了,方才那种不对劲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明日起,你且在府上居住几日,待过些日子,我会授你副将职衔,安排你到我神武营任职,再过两年,我会将你安排到京师要职,待你弱冠……”

  “够了!!”

  “什么?”梁丘舞平静的眼神中露出几分疑惑。

  只见谢安愤怒地望着面前的女人,一字一顿说道,“谁叫你随随便便就替我安排我要走的路?少瞧不起人了!——我可不是你用来配种的道具!”说着,他一转身,拂袖而去。

  “……”

  梁丘舞静静地望着谢安离去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走廊的另外一端,她这才转过头去,面无波澜地注视着花圃中的花草。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妻乃上将军
妻乃上将军
已完结
贱宗首席弟子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十八章 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四)
第十八章 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四)
“长孙湘雨?莫也不是当朝长孙丞相…
2021-02-23
第十九章 噩耗
第十九章 噩耗
在踏过东国公府的府门时,谢安依旧…
2021-02-23
第二十章 出乎意料
第二十章 出乎意料
“啪!”暂短的缄默后,陈纲拍案而起…
2021-02-23
第二十一章 早,谢兄弟
第二十一章 早,谢兄弟
大周弘武二十七年三月十七曰,伊伊…
2021-02-23
第二十二章 敛财
第二十二章 敛财
紧跟随项青与罗超二人后,便有四名…
2021-02-23
第二十三章 后续的风波
第二十三章 后续的风波
--大周弘武十年十七曰中午,丞相府-- …
2021-02-23
第二十四章 找上门来的女人
第二十四章 找上门来的女人
次曰早晨,刚睡醒后的谢安在伊伊的…
2021-02-23
第二十五章 转机?
第二十五章 转机?
[只要你你……收伏地了我!] 她…
2021-02-23
第二十六章 转机?(二)
第二十六章 转机?(二)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就不能够…
2021-02-23
第二十七章 夺回男人尊严的日子
第二十七章 夺回男人尊严的日子
当谢安送完长孙湘雨再回东国公府…
2021-02-23
最新小说
更多
替身太子妃
替身太子妃
一城春弄
一城春弄
大超人时代
大超人时代
蓝夜之光
蓝夜之光
都市隐身高手
都市隐身高手
我的合租女朋友
我的合租女朋友
幻仙录
幻仙录
大道求真录
大道求真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