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温血记》序章

发表时间:2021-02-23 20:28:47

李张一姜解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提供更多李张一姜解小说,李张一姜解小说名字。马类记小说李张一姜解摘选:李张一二人。在与莫东良分离以后,姜解打探明白,梁城既无风景也无胜地。便二人在青云路上走了小半天,看了几眼盘龙…

《《温血记》序章》精选:

李张一姜解小说名字叫做《温血记》,这里提供李张一姜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温血记小说精选:且说姜解与李张一二人。在与莫东良分开以后,姜解打听知道,梁城既无风景也无胜地。于是二人在青云路上走了小半天,看了几眼盘龙湖,当晚便到了醉音楼,梁城最大、最豪华之烟酒场所。一座楼,占地十余亩,分三层高逾五丈,落于青云路边,如一座小山盘踞。论繁华,梁城比之大多数城池都有所不足。但论烟酒场所,醉音楼无论摆在任何一座城池,都是响当当之存在。醉音楼内,划房间雅阁三百一十四座,中间空地,有八尺舞台二亩见方。东西南北楼梯各有一座,仅…

且说姜解与李张一二人。在与莫东良分开以后,姜解打听知道,梁城既无风景也无胜地。于是二人在青云路上走了小半天,看了几眼盘龙湖,当晚便到了醉音楼,梁城最大、最豪华之烟酒场所。

一座楼,占地十余亩,分三层高逾五丈,落于青云路边,如一座小山盘踞。论繁华,梁城比之大多数城池都有所不足。但论烟酒场所,醉音楼无论摆在任何一座城池,都是响当当之存在。醉音楼内,划房间雅阁三百一十四座,中间空地,有八尺舞台二亩见方。东西南北楼梯各有一座,仅扶手之间距离就有六尺,相邻楼梯之间有半圆观景台近一丈宽。

据传,醉音楼有花魁一枚、校书八位、莺花十六枝、艺妓三十二名、云子二百二十八朵、花娘及花奴各十六人。其实际数目应时而异,但是相差不大。每逢梁城城主寿诞,醉音楼花魁必是演出首座。相邻之城池,欲要相邀,除了重金及天材地宝之类,尚需卖醉音楼一个大人情,可见醉音楼之声名显赫。

夜初临,灯光渐暖。几位云子穿得布少,在醉音楼门外嗲声媚笑:

“嗳!这位大爷好壮喔!天这么冷,进来陪人家喝喝酒取取暖嘛!”

姜解何许人也,堂堂符京神算子,岂会不知烟花酒色之地?早在一里之外,就开始对此地频频加眼了。

“李道长,人家说冷啊!我们好应该帮帮人家吧?”

李张一早年也是经商高手,见得不少沉溺声色之徒,对嫖赌最是抗拒,即便避世多年仍未释怀。见姜解理所当然之样,当即犹豫起来,说:“姜大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

“还说什么呢?走吧!”说着,姜解大手一伸,揪着李张一就走向门去。

那些云子见过无数次此种情况,没有见怪也没有太过喜悦,只是开心地笑着迎上前去,将二人拥簇其间。

她挽他之手,她搂他之腰,抚抚手掌、摸摸胸膛,云子们似拉似扯地将姜解让进了楼内。

李张一力气远不比姜解,嘟囔之声也被云子之嬉笑调戏所淹没,被拉扯进去,可谓毫不费力。及至楼内,李张一刚想奋力呼喊,却听姜解怪叫一声:

“呜哇噢!”

李张一寻声看去。见姜解眼睁睁、嘴张张,似憨似呆,如视惊愕。然后嘴角微微一颤、慢慢咧开,眼中开始流露狂喜之色,使得整张脸略现怪异。

“怎么了?”

当李张一往四周看时,也是傻眼了。那是:

胭脂粉黛色香浓,浅吟娇笑肥瘦拥。乍看女子皆貌美,满楼客宾都华贵。娉婷坐立如天仙,觥筹劝杯更缠绵。台上有弹唱,四面有观赏。憨处有欢喝,微醉有猜拳。乐声如灯,掌声如影,处处响动,处处痴迷。若问个中人滋味,杯酒消融胜春宫。

姜解松开揪李张一之手,狠狠拍了拍其肩膀,朗声笑道:“怎么样?这地方可以啊!”

那些云子之附和声如潮拍岸,哗啦啦地在两人耳边响起。姜解一边以目光扫掠云子之身姿,一边豪爽地问:“姑娘们,还有没有上好厢座?”

“有!”

一道尖声拖着长长尾音在不远处响起,是刚刚忙完别处接待赶来之花娘。

“有!有!不好意思,让大爷久等了。”

云子们自觉让开过道,待花娘走进人群,可见其貌已半老,其妆仍丰盈,身穿碎花绒褂,可显当年体态之美。

“舞台周边厢座都已经满了。大爷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平日忙碌劳累,不如到厢房跟姑娘们谈谈心、说说事、放松放松如何?”

“哈哈哈,好!就厢房!这花娘懂事!”姜解夸道,“你叫什么?”

关禹雁笑言:“多谢大爷夸奖!叫妾身关妈可以了,整个梁城的人都这么叫。难得遇到大爷这样的人物,如果妾身可以年轻二十年,一定要好好侍候大爷才行!”

“那你可以吗?”

姜解略认真地问,关禹雁拉起丝巾虚掩口鼻,故作娇羞道:“大爷真坏!妾身不可以!”

周围云子顿时笑得花枝乱颤,姜解亦是开怀,惹得附近不少人好奇探看。

“那么,劳驾大爷先跟姑娘上去,妾身打点一下,给大爷安排几个懂事的。”

“哈哈!好!好!”

“弱弱,带大爷到琵琶房。潇潇,带这位爷到旁边的金鼓房。你们两个要好生招待啊!”

二朵云子齐声应道:“是的,关妈!”

云子得令,各赴其事。那名叫弱弱之云子,轻轻靠在姜解身上,熟络地拉起其手臂搂在自己腰间,有说有笑地往二楼上走,极为亲昵。而那潇潇见李张一神色拘谨,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瞄来瞄去,于是也大胆地牵起其手,十指扣五指,不紧不慢地拾级而上。

姜解搂着弱弱,犹如闲庭散步,时而侧耳听其细语,时而抬眼细看周围,看起来很是享乐。李张一则又慌张又畏缩,频频偷看周围,一副做了贼怕被认出之模样。对比来看,不知好笑不好笑。

直到几人先后走过二楼转角,李张一才得以领略那舞台全貌。偌大舞台张灯挂彩,有人于其中敲弹演唱。弹者心无旁骛,专注而深情。唱者眼泛泪光,哭笑都迷人。此情此景,于李张一而言,是震撼至深,已分辨不出精彩不精彩。

李张一被潇潇拉进房里,又按在凳子上。只觉香水浓浊熏鼻,身旁肉色滑腻酥软,心神醉矣,无从它顾。

潇潇见其坐得僵直,笑得软糯,一边轻言交谈,一边侧身冲茶。不过回望两眼,已端着一杯热茶款款走近,紧挨着李张一而坐。

李张一无意喝茶,无奈潇潇竟将其捧到嘴边,不得不伸手去接,又抿了一口。

潇潇先以茶水为由,与李张一谈论茶之品质、如何采制,渐渐打开了话匣子。而后聊及茶农之生活、如何过日,突然有人敲门,原来是弱弱。于是三人端一壶茶,并座同饮,话语不少。

见是时候,弱弱巧言劝酒。一杯接着一杯,酒去不快。不多久后小炒菜上桌了,二朵云子左右夹菜端酒。这个擦擦嘴,那个捋捋发,时而问其渴不渴,时而夸其好肚量,相谈甚欢。

渐渐地,李张一已有斤余好酒垫底。声高了,人笑了,搭在云子腿上之手也会摩挲了。

再有几杯酒后,弱弱称冷,同时夸言李张一之手掌温热。潇潇接话,同时撩起衣衫,将其手掌塞入腰后。两声吟哦,在李张一耳边悠悠响起,听得李张一整个魂儿都麻了。

既得寸,当进尺。不管李张一是否吃饱喝足,二朵云子见之差不多,便你唱我和地,先后松开衣服,紧紧贴于李张一左右。

隔着裤子之细软暖和,直贴腰肢之细嫩紧瘦,手心不停传来各种触感,还有耳边不停响起各种诱惑,都强烈地刺激着李张一之心跳。

李张一双手齐齐抓着,用力再抓,惹起一阵娇笑与羞嗔。二朵云子笑着跳着,拉李张一绕过屏风,赫见高床软卧。

弱弱将李张一轻轻推倒,似贪似怜地趴于其上,潇潇则在床边麻利地为其二人脱鞋解衣。

不到几个呼吸,三人已在软铺暖褥之间。

夜,当睡,不肯睡。

子时刚过,李张一静卧床上,睁眼呆呆不知看着何处,泪水在柔光中静静渗出。无意间抽啜一声,左边弱弱竟睁开眼来,伸手为其擦去泪水,轻声笑问:

“爷怎么了?”

李张一有些慌张地想要擦泪掩饰,却发现双臂被弱弱与潇潇枕着。好不容易挣出手来,抹散了泪眼,李张一才略带哭腔问:“吵醒你啦?”

“没有,我还没睡着。”弱弱抬手撑起脑袋,看着李张一说,“爷的心事好重呢!”

“其实也都算不上心事了。”李张一放下手来,又发现潇潇挤得太近,无地方放手,只好搁于自己小腹。“都过去了。”

“知道它过去了,还会为它流眼泪,看来感情是很深的。”

“感情再深也没用,都过去了。”李张一说得颇为伤感,闭上了眼睛,再无它话。

弱弱知其不愿提起旧事,等了片刻,略感无趣,只能问:

“我看隔壁房那位大爷挺眼熟的,你们都是梁城人氏吗?”

李张一道:“不是,我们路过的,在这里等人。如果不是他要进来这里,我是不会进来的。”

“噗呲!”

弱弱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说:“我觉得也是,看爷样子就知道,爷是正经人。”

你一言,我一句,二人说了许久。

丑时将近,弱弱也倦了,二人都有了睡衣。临睡前,弱弱凑到李张一脸上调皮地亲了一口。

李张一怔怔看着弱弱,没有接话。那目光,非惊,非怒,直率,不违。弱弱看了,分明知道是何意思。

“爷……”

话未说完,李张一翻了起来,又压在弱弱身上。

李张一并不知道,当夜姜解在一位琴师绵绵弹奏之中,与一枝莺花吃酒欢谈,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独自休息了。其更不知道,那名叫潇潇之云子,怀了其骨肉,并于次年诞下一子,便是后来轰动吴犁国之潇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温血记
温血记
连载中
阅读王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温血记》第一宗第一卷章节目录
《温血记》第一宗第一卷章节目录
马类记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提…
2021-02-23
《温血记》第二章    拿不出手(上)
《温血记》第二章 拿不出手(上)
徐涛玉房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
2021-02-23
《温血记》第三章    掌勺不易
《温血记》第三章 掌勺不易
皮子徐涛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
2021-02-23
《温血记》序章
《温血记》序章
李张一姜解小说名字叫作《马类记…
2021-02-23
最新小说
更多
替身太子妃
替身太子妃
一城春弄
一城春弄
大超人时代
大超人时代
蓝夜之光
蓝夜之光
都市隐身高手
都市隐身高手
我的合租女朋友
我的合租女朋友
幻仙录
幻仙录
大道求真录
大道求真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