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十章 墓地惊魂

嗜血残阳 发表时间:2021-02-24 03:46:41

将来的上学及监护问题,和她相应补偿金的保管问题。”  教诲主任放下自己手中的修甲刀,右手大拇指不断地地戳试刚维修好的指甲,地说:“嗯,是个大问题,但是这些是要找社会保障部门。”  落哲洋:“我想以学校的名义亲自出马要好些,并且这也之间的关系到她将来的教育问题坐在教导主任对面一排靠椅上的落哲洋看着教导主任反射着蓝光的镜片说道:“现在主要问题是秦若雨今后的上学及监护问题,以及她补偿金的保管问题。”。

《第十章 墓地惊魂》精选:

  这初春的天气也并不那么随和,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已是阴云满天,教导主任还是坐在他那张可以转动的椅子上,不过他今天倒是很清闲。教导主任拿着修甲刀,聚精会神地打磨着他左手食指的指甲,朝着食指用力吹了一口气,将磨掉的指甲粉末吹掉,皱着眉头,搭扒着眼睛说道:“真是太让我感到意外了,秦伟阳居然出车祸死了。”

  坐在教导主任对面一排靠椅上的落哲洋看着教导主任反射着蓝光的镜片说道:“现在主要问题是秦若雨今后的上学及监护问题,以及她补偿金的保管问题。”

  教导主任放下手中的修甲刀,右手大拇指不断地戳试刚修好的指甲,说道:“嗯,是个大问题,不过这些是要找社会保障部门。”

  落哲洋:“我想以学校的名义出面要好些,而且这也关系到她今后的教育问题。”

  教导主任打开办摆放在办公桌上的那张死亡说明,看了一会儿说道:“嗯,是个不错的注意,但办理这些手续需要花些时间。”

  落哲洋:“我也知道肯定要花费些时间,在她没有着落前教导主任是否能帮着照看?”

  教导主任刚舒展的眉头又紧皱起来,说道:“这个倒是个棘手的问题,我看你挺适合的。”

  落哲洋:“这个,你知道我现在还是个学生,而且我现在在休假,只有一个月假期,过了我就要去上课了。”

  教导主任连忙说道:“一个月?一个月足够了,几天时间我们就能把她的事情安顿好。”

  落哲洋表情很无奈地说道:“我一个学生,根本没能力照顾她,就昨天一天,都快花去了我一半平日省吃俭用的零花钱。”

  教导主任睁大了眼睛,赶紧从夹克的上口袋里掏出一叠红色的钞票,数都没数就丢到办公桌的一角,很不在乎地说道:“就钱嘛,这根本不是问题,这有几千块钱,你先拿去用,不够随时来找我。如果你能照顾她,这么些天我还可以给你工钱。”

  落哲洋:“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我现在没有收入,但我工作已经确定了,我一毕业马上就可以去上班了。只是,你看我这么个男生,这不方便的....你还是她父亲的同学呢。”

  教导主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对,是隔届的同学。你说你不方便,但你看我,四十多岁的一个老师,儿子在外地上学,老婆在外地工作,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带着这么个小女孩回家才不好说呢?我看你很有照顾她的天赋,就这样了。”

  落哲洋沉思了片刻:“或许我们可以找到她的亲戚。”

  教导主任自嘲地笑着说道:“哼哼,亲戚?人混到这地步哪还有什么亲戚。就这样,这个我说的算,好歹我以前还是你的老师,这件事你得听我的,就这么定了。”

  落哲洋这下急了,连忙说道:“不是....我说我们是不是再商量下,教导主任...这样不好的,或许还有别的法。”

  坐在一边沉默半天的秦若雨突然站起来,快速走出办事室房间的门,教导主任伸着一只手喊道:“秦若雨,你要干什么去?”。落哲洋赶紧起身追了出去,但刚跑两步又转身跑回教导主任的办公桌前,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钱说道:“这些,还是先用用吧。”说完,一溜烟地跑出去追秦若雨了,留下教导主任站在那里楞了半天。

  秦若雨跑出校门,站在校门口一处公交站台边,落哲洋跟在她身后,因为刚刚的事情,落哲洋不好意思找秦若雨说话。秦若雨上了一辆公交车,落哲洋也跟着上去,挨着秦若雨站着,公交车行驶了很久,车上的乘客从开始拥挤的水泄不通到现在的寥寥无几,落哲洋还是开口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秦若雨表情冷漠,眼睛直直地盯着窗外没有理会落哲洋,落哲洋便也不在问,心里想着公交车终会到站的。

  公交车在靠西郊的一处站台停下,落哲洋跟着秦若雨下了车,秦若雨顺着公交站台后面的一条柏油路走了一段距离,然后进入一条狭长的小道,来到西郊的一处小山上,这里是西郊的一处公墓。秦若雨按照那张死亡说明上记载的墓址,找到了父亲的墓碑,在父亲的墓碑前跪下。落哲洋在下车时就已经猜到秦若雨要到这里来,他站在秦若雨身后,看着墓碑上记载的内容,墓碑中间大大地刻着个人名,字体漆上了红色的漆,墓碑的右下角刻着一行小字,是死者的死亡时间,整个墓碑很简单。

  落哲洋看着周围这整整齐齐排列的墓碑,发现秦伟阳的墓碑这边的几列是新修的,而且这几列墓碑上的碑文布局出奇地跟秦伟阳的墓碑相似,都是一个名字,一行记载着死亡日期的小字。

  落哲洋沿着走道,逐一浏览这些奇怪的墓碑,突然在一列墓碑中间发现了自己的名字。落哲洋,一个字都不差,而且这上面记载的死亡日期跟这几列新建墓碑的死亡日期一样,都是秦伟阳出车祸时的死亡日期。

  落哲洋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种种疑问再次填满了他的脑子,这么几列的墓碑足足有几百座,秘临市不可能有几百个人同时在这天死亡,一个坠崖的大巴车也不可能承载着这么多的乘客,而且还在同一时间段立这些墓碑,自己的名字却也在这里的墓碑上,难道这秘临市还有跟自己名字一样的人?落哲洋再次朝刻有自己名字的墓碑看了看,回忆起昨天警察送来的证件,如果一个人出意外死亡至少也应该先通知其家属吧,火化、安葬、立碑后,经过这么多时间才才通知家属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现在已是中午时分,天色阴沉的厉害,微微起了凉风,整个墓地空荡荡的一片,墓地周围高大且密集的松柏将整个墓地围的严严实实,一些不知名的鸟雀尖锐的叫声在整个墓地来回地回荡着。

  落哲洋裹紧了立起的衣领,不经意看到前方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小土丘上站着个人,这个人与自己昨天在校门口看到的那个黑衣人装扮一样,披着一件如传教士一样的黑色长袍,头上的黑色帽子将整个头裹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帽子里面的那张脸,远远的看去,帽子里面像是黑暗的空气。又是这么个装扮的人,这个黑衣人远远地与落哲洋相对地站着。因为看不清帽子里面的脸,所以落哲洋不知道这个站着的人是否在注视着他,但落哲洋却感觉到这个黑衣人是在注视着自己,很是瘆得慌。

  这已经是落哲洋第三次看到这黑色的身影了,落哲洋赶紧跑到秦若雨身边,慌张地说道:“我们赶快走吧。”当落哲洋再次往黑衣人站着的方向看去时,那里却什么都没有了。

  躲在松柏林里的鸟雀像是被什么惊动了一样,突然哗啦啦的一阵朝空中飞去,落哲洋被这阵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心里一惊,额头上渗出点点虚汗。落哲洋见秦若雨无动于衷,上前拖拽跪在地上的秦若雨。秦若雨用力地推开落哲洋的手臂,落哲洋也不顾秦若雨的反抗,再次上前去拉扯秦若雨,此时落哲洋心里极为恐惧,他只想尽快地离开这个阴森诡异的地方。

  落哲洋一把将挣扎中的秦若雨直接抱起,秦若雨不停地撕扯着落哲洋的衣领,双手胡乱地抓着落哲洋的脖颈,落哲洋也感觉不到疼痛,拼命地往墓地出口跑去。秦若雨反抗无力,抱着落哲洋的脖子,趴在他的肩膀上放声地痛哭起来。

  落哲洋抱着秦若雨跑出墓地,然后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到了一条宽广的大路边上,看到有稀疏的行人,落哲洋这才大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落哲洋走到一处花池边,坐在花池的边沿上,脸上惨白,感觉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很不自在。

  秦若雨趴在落哲洋的肩上,感觉就像拥有了一座靠山,落哲洋拍了拍秦若雨的背,示意她下来。秦若雨松开落哲洋的脖子,双脚离地,与落哲洋并排坐在花池的边沿上。落哲洋回忆着刚刚发生在墓地里的一幕,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总是这么神秘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墓地上那个刻有自己名字的墓碑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一连串的问题萦绕着落哲洋的脑海。

  落哲洋很不情愿地照顾了秦若雨十多天,社会福利院接手秦若雨的那天,秦若雨穿着落哲洋给她买的一套崭新衣服。落哲洋在移交手续上签完字后,秦若雨跟着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上了车,自从上次天气阴沉下来,就这样阴雨连绵十几天,今天,天气终于放晴。秦若雨靠着窗户的座位坐下,春日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白皙的脸庞上,车子缓缓开动了,落哲洋看着窗户边慢慢离去的那张熟悉的脸,心里却有些不舍。这时秦若雨转过头冲着落哲洋淡淡地一笑,或许是因为这明媚阳光的原因,秦若雨这次的笑容特别灿烂。落哲洋看着秦若雨的笑容,心里突然明朗了,原来她笑起来却是如此美丽。

  落哲洋目送着秦若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失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
异界风云之纵横天下
连载中
嗜血残阳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七章 似梦非梦
第七章 似梦非梦
  落哲洋醒来,慢慢睁开眼睛,看着…
2021-02-24
第八章 寻求真相
第八章 寻求真相
帽子,将整个脸弥漫在幽暗的阴影当…
2021-02-24
第九章 摊上事儿了
第九章 摊上事儿了
环了大半圈,眼瞅着着夕阳的余晖就…
2021-02-24
第十章 墓地惊魂
第十章 墓地惊魂
将来的上学及监护问题,和她相应补…
2021-02-24
最新小说
更多
至尊重生
至尊重生
大文明时代的魔
大文明时代的魔
灭瞳之殇
灭瞳之殇
默示录学院
默示录学院
泪星划过的星痕
泪星划过的星痕
修仙法师
修仙法师
醒世奇人
醒世奇人
白楚的秘密
白楚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