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战娲》第六章 遭遇剑修

梧桐阅读 发表时间:2021-02-24 05:17:04

李道强彩衣涯小说名字叫作《战娲》,提供更多战娲李道强彩衣涯,战娲李道强彩衣涯小说。战娲小说李道强彩衣涯摘选:李道强。可明白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彩衣涯心道,不亏是名门大派的弟子,但是彩衣涯不明白这蜀山剑派是个怎样的名门…

《《战娲》第六章 遭遇剑修》精选:

李道强凤舞涯小说名字叫做《战娲》,这里提供李道强凤舞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娲小说精选:蜀中的潼川府城外的官道上,凤舞涯领着儿子在边走边玩。现在形势很明显,魔界后裔躲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还是有其他的原因。一时间,风起云涌,暗潮流动。听说马上有不入流的修真门派称是自己门派中的高手屠杀的帝江教,最后吓得整个魔教都避其锋芒,藏匿起来。也有魔教徒透露说是因为总坛有命令才藏匿一段时间,非是怕了屠杀地人。反正怎么说地都有,凤舞涯也懒的分析,反正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时间多的是。正在凤舞涯发呆的时候,手…

蜀中的潼川府城外的官道上,凤舞涯领着儿子在边走边玩。现在形势很明显,魔界后裔躲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还是有其他的原因。一时间,风起云涌,暗潮流动。听说马上有不入流的修真门派称是自己门派中的高手屠杀的帝江教,最后吓得整个魔教都避其锋芒,藏匿起来。也有魔教徒透露说是因为总坛有命令才藏匿一段时间,非是怕了屠杀地人。反正怎么说地都有,凤舞涯也懒的分析,反正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时间多的是。

正在凤舞涯发呆的时候,手被凤鸣山拉了拉。凤舞涯低头看看儿子,儿子正一脸木然的指着前边。很显然,爷俩的默契是很好的,凤舞涯马上了解,前边有事情发生。凤舞涯抬头,发现前头有五个人,四个围着一个,在对峙着。

只见,四个黑色衣服的人,围着一个好像是乞丐一样的人物。那四个黑色衣服的人都是道士的打扮,只见四人白巾束发,束成小月型发髻,然后cha一支长木簪,穿的是黑色底色带有蓝色祥云纹饰的道服,腰间扎逍遥结带,身后背着一把半人长的宝剑。浑身没有半点拖沓,给人的感觉很干净,很严谨,很尖锐。四个人的太阳xue鼓鼓着,显然先天真气已经练就很高的程度,四人中为首的一人与其他三人不同的是身后的剑要长上半扎。就是如此细微的差别也休想逃出凤舞涯细致的观察。显然,为首的人是头。凤舞涯在看那个乞丐的装束,只见身材矮小,不过四尺多一点,也就将将比凤鸣山高一头。可见,天生是个矬子,瘦小枯干的身材,擀毡一般的头发,上边沾满了草棍和干枯的狗尾巴草,半边头上戴一顶黑黝黝的皮帽,看样子是小孩子戴的,并不能遮住头发,只能遮住大半边。一身长褂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已经变成油亮油亮的颜色,在太阳的照耀下,竟然还有些刺眼,长褂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补丁罗盖着补丁,有的地方没有办法补的就干脆打上结。腰里系着一段麻绳,左边腰间挂着一个黄油油的酒葫芦,右边腰间挂着一个烟袋。后边背着个烟袋锅。背对着凤舞涯,凤舞涯没有看清正脸,估计比背影强不到哪里去。

凤舞涯不知对面四个衣冠整齐,道术精湛的道士为何围着个矬子乞丐。但是却在哪里对峙着,不知道是唱哪出戏。

凤舞涯不准备管闲事,没有多想,领着凤鸣山就要从旁边绕过去。刚刚走近四个道士,四个道士斜眼看了看凤舞涯和凤鸣山,扫了一眼,然后接着跟这个乞丐对峙着。

凤舞涯也没有多想,直接领着凤鸣山要绕过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只听得这个乞丐大呼:“大哥,你可算来了,你先走,这里交给贤弟我了。记得,令牌拿好,回头我找你,咋俩老地方见。大哥事不宜迟,你赶紧走,这里我顶着。”

听到此,凤舞涯心道:“这个该死的乞丐,把自己给耍了。哈哈,天天打雁,没想到被雁啄了眼,没想到这个矬子乞丐这般的坏。很明显把自己扯进这场争斗了。”

不出所料,那四个黑衣道士一听,马上把注意力转向凤舞涯。打量凤舞涯一下,为首一个人恭敬的道:“朋友,不知道怎么称呼,贫道是蜀山剑派的兰道元,这三位是我的师弟张道城,温道明,李道强。敢问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凤舞涯心道,不亏是名门大派的弟子,虽然凤舞涯不知道这蜀山剑派是个怎样的名门大派。还是对这几个人的修养另眼相看,不由得也恭敬的回道:“在下凤舞涯,与这位并不相识,我想各位可能误会了。”说着,用手指了指身边的矬子乞丐。

矬子乞丐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连忙点头道:“啊,对对对,是这样啊,对对,几位道爷,我大哥,啊,不是,这位兄弟我不认识,哈哈,从来不认识,我记错了,哈哈,年岁大了记性就是不好。”矬子乞丐边说边冲凤舞涯使了一个肯定的眼色。

观察到矬子乞丐的表情,兰道元眉头一皱道:“朋友,我并不相信你们不认识。请朋友帮个忙,还请归还了我门派的掌门令牌,朋友要他何用啊,缺少了那东西虽然不是大事,但是我师兄却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大统,你难道存心让我蜀山为难么。”旁边的张道城,温道明,李道强同样怒目瞪着凤舞涯,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势。

凤舞涯眯缝着眼睛看着旁边的矬子乞丐,眼睛里放射出犹如实质的光芒。心道:“一个乞丐能有如此心机,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看来自己也落了个以貌取人的俗套。”矬子乞丐也看着凤舞涯,仍然是一幅要死不活,好似谁欠他十两银子的模样,脸上的神情好似在对凤舞涯说,我就是故意阴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吧。

凤舞涯紧接着哈哈大笑,把对面几个蜀山弟子给笑楞了。兰道元问道:“那位朋友,你为何发笑。”

凤舞涯神色一正:“我笑蜀山枉顾称为名门大派,竟然是非不分,我就是一个行走的路人,却被这位朋友冤枉拿了你们什么掌门令牌。难道蜀山都是依靠这种伎俩欺负天下人么,我看是妄自修真了。”

正在此时,对面的李道强站了出来,显然气的够呛,吹胡子瞪眼道:“嘿,对面那个龟儿子,你脑壳是不是个锤子。你拿了掌门令牌不要紧,你要那哈子啥子用嘛,瓜娃子还敢侮辱蜀山,入你先人个板板,在唠叨,老子把你锤子卸下来,让你滥尿都尿不出来。”

凤舞涯虽然听不太懂方言,但是知道那是骂人话。凤舞涯眯缝着眼睛看着对面吐沫满天飞,左嘴角旁边长着一颗大黑痣的李道强。

兰道元一看,稍微对师弟抛去个责备的眼神。这个老五又犯混了,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先把对面的人给得罪了,不管怎么样,蜀山剑派作为修真界第一大门派,不能传扬出去黑白不分,兰道元刚想解释。

凤舞涯眯缝的眼睛睁开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我就问你一句话,你们是放我过去,还是要把我留在此处。少跟我唧唧歪歪,我看你怎么把我锤子卸下来。”说完,对着李道强闪出个蔑视的眼神。

这李道强可不干了,挣脱了兰道元拔出宝剑指着凤舞涯道:“龟儿子,老子今天就要卸下你地锤子,看你在瞎球搞,入到你肾虚,把你龟儿子干出尿来,你才知道你老子的厉害。”

纵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而且凤舞涯这种人物,他不找别人麻烦就阿弥陀佛了,谁想站在他头上尿尿那是痴心妄想。凤舞涯一看这架势,不打是不行了,赶紧把凤鸣山收入了乾坤袋中,怕打斗时候伤到孩子。然后冲对面道:“对面那几个蜀山弟子,本来大爷我不愿意搭理你们。看来你们是仗着人多欺负我一个过路人啊,慢说没有什么掌门令牌,就是有了令牌我看你们也是没有那份功德享用,今天就让我为民除害,那个,对,就你,那个脸上长粑粑的,刚才你不是骂我么,来,咋俩走两圈,爷爷看你有什么本事在这吹胡子瞪眼。”

李道强疯了似地,老脸憋了通红道:“锤子你骂谁脸上长粑粑,呀呀呸,今天老子要是不把你尿干出来,老子跟你姓。”

凤舞涯冲后边问道:“你们几个是一个个上,还是一起上。”

兰道元老脸一红:“五弟一人足矣。”兰道元心里清楚地很,蜀山他这一辈分的人,在整个修真界来说,都是顶着天的高手。可以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剑修本来就难上加难,剑修跟修炼真元的门派不一样,剑修只修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人剑,即剑为人,人为剑,剑人合一。第二个境界是,地剑,即剑为地,地为万物,万物皆为剑。第三个境界,也就是最厉害的天剑,即天为人,人为剑,天人合一。能修炼到第三境界也就已经飞升仙界了。而目前这四人,只有兰道元是地剑后期,而张道城,温道明,李道强都是地剑中期。

李道强确实有狂的资本,傲视整个修真界,不超过二十几个人能挡得住自己这一剑,而那二十几个人自己心里都有数,显然,眼前这个年轻人看着眼生,绝对不是什么大门大派的弟子。自然不用顾忌后果,也不用害怕上升到门派的争斗,为了寻找掌门令牌,说不得要杀人灭口了,虽然说有违天合,对道心有些影响。但是,对面的伙头师叔不会说出去,怎么说也是一个门派的,就算把他所谓的大哥杀死,估计伙头师叔也得干认倒霉。

想到此处,心中再无顾忌,感应着剑元那旺盛的战斗力,感应着剑元那狂暴的杀气,李道强信心倍增,不管对手是谁,他都有信心把对方诛杀在剑下。

李道强大喝一声:“龟儿子,到了阴曹地府别忘记跟阎王说是我李道强诛杀你的。”

凤舞涯眯着眼睛道:“多说无益,手下见高低。”

李道强爆喝一声,亮出宝剑:“此剑名为惊雷,是蜀山神池下两百米……”

凤舞涯打断了李道强的话:“诶,我说牛鼻子,你打不打,咋那么啰嗦,不打我走了,唧唧歪歪有什么用。”

李道强愣住了,对面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么,一点不按套路来。修真界较量之前都要自报家门的,这人怎么如此不解风情。

正疑惑间,突然听得一声惊天的炸雷在头顶响起:“神农一论天雷引。”原来面前这个普通的年轻人完全变了模样,怒发冲冠,眼睛都已经红了起来,看起来像神人一般的气概。手拿一根墨绿色,说刀不是刀,说棍不是棍的法宝,正对着自己出招呢,只见一道道惊雷,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朝李道强汇聚。看起来煞是厉害,云层中一道道紫蓝色的电蛇在流窜,好似蛇堆一般密密麻麻的让人恐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李道强汇聚,俨然有力劈华山之势。旁边的矬子乞丐,对凤舞涯露出一个由衷的赞许的表情,可能他也没有想到,面前的年轻人如此的厉害。完全不是一般的毛头小子所能拥有的气势,那完全是一种血腥的霸气,一往无前的霸气。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兰道元一看如此雷电,心道一声,糟糕,因为修真之人都是天生惧怕雷电。在刚刚拜入师门的时候,师傅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心,修心一个是为了抵御走火入魔的危险,二个就是修真到最后面临飞升的时候,天劫就是由雷电组成的,除了那些玩雷的祖宗门派,例如神霄派,他们丝毫不怕雷。剩下其他道门都是惧怕雷电,一个不好就是法宝尽丧,在弄不好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李道强一看雷电如此凶猛,也不敢轻敌了,立马喝道:“心高剑翔。”只见手中的长剑已经变幻了模样,刚开始的惊雷飞剑是亮闪闪,而现在飞剑上面已经附着了一层紫色的光芒,看起来煞是漂亮。剑气范围慢慢扩大,最后已经笼罩住了李道强,慢慢的紫色剑气的尖端朝上,好似已经在等待着雷电的下劈。

凤舞涯睁大眼睛疑惑起来:“对面大黑痣牛鼻子想干什么,难道想硬接天雷引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小牛鼻子,其实天雷引是可以躲避的,一般人都是躲开天雷的锋芒,会少遭受很多的损失,大黑痣牛鼻子倒好,想生生的硬抗。恩,是条汉子。”

此时李道强真是有苦说不出,因为自小师傅就教导自己,剑修是最难的修炼功法,可是修炼好了也是最厉害的修炼功法。就是普通仙人遇到也要避其锋芒。李道强行走人界二百年,如今两百五十岁,从来没有遇到过敢对他劈雷的,都是他在追着别人杀,所以这实战经验都是进攻的,而不是防守的,对于防守毫无心得,但是看着这雷电如此迅速的架势,李道强完全被惊呆了,长于进攻的剑修法术,此刻已经完全被滚滚的雷电所压制,李道强在气势上已经输了,唯有催起功力,祭出飞剑,准备硬抗。因为,师傅从来没有教过自己,见到比自己厉害的人要跑。

雷电蓄势了几秒,完全处于饱和的状态。矬子乞丐看看李道强,低声嘀咕:“傻透腔,蜀山怎么都是榆木疙瘩了,看来老道我走了是对的。”

而兰道元三人则是手心攥汗,为李道强担心。

凤舞涯看看差不多了,爆喝道:“神农一法震九霄,谁敢做乱叛天条。天雷落凡归吾用,七电尽煞荡鬼妖。”凤舞涯此时的心情,痛快,拉风,打了这么多次架,从来没有人能给他时间把这段拉风的口诀念完,都是看到雷电马上跑路,凤舞涯也不得不赶紧追着打,像这样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情况很少。李道强像靶子一样站定,听到凤舞涯的口诀后一阵气馁,心里暗骂卑鄙之极。实际上,施法前念这个法术的口诀,对所施用的法术是有所增幅的,就拿这个天雷引的法术来说,最少增幅半倍。

随着凤舞涯口诀的结束,天雷如万马奔腾般,顷刻淹没了李道强的周围。耳轮中只听,‘咔嚓,轰隆,噼啪。’空气中弥漫着火硝的气味,还弥漫着一些烧焦的气味,最奇怪的是弥漫着一些烤肉的香味。道道紫电已经把周围完全淹没,没有人清楚这紫电的中心有怎么样的威力。只听,紫电中心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哀嚎:“格老子的,入你先人个板板,老子跟你拼命。心雄剑霸,开。”

随着一声心雄剑霸,兰道元等三人心叫糟糕,原来这心雄剑霸,是心剑七神决的第六式,按照剑修来说,只有实力达到地剑后期才能完美的施用。而李道强以地剑中期的修为越级施用,定然会透支剑元,超负施用,定然要有损修为的,可以说,此战结束,不管输赢,李道强定然要在床上待上半年。

随着一声心雄剑霸,一道紫黑色的剑气,如线团中的剪子,布头中的刀子一般,快刀斩乱麻,一个蓄势就把丝丝的紫电劈裂。不过,被劈裂的雷电马上修补上,虽然能量差了一些,但是也没有被击败的现象。但是紫黑色的剑气显然没有停止,道道紫黑色的剑气充斥着雷电的内部,渐渐的,雷电组成的电墙开始无法承受剑气的冲击,道道剑气透过电墙,电墙出现了道道的裂痕,剑气外泄,冲击着周围的土地,土地都被轰出一个个大坑。随着一声:“心雄剑霸,给老子爆啊。”

电墙在也无法承受压力,道道土崩瓦解,消弭于空气之中。等环境归于平静的时候,可以说,这一招比拼,李道强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娲
战娲
已完成
梧桐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战娲》第八章 结拜孙白
《战娲》第八章 结拜孙白
孙白彩衣涯小说名字叫作《战娲》…
2021-02-24
《战娲》第六章 遭遇剑修
《战娲》第六章 遭遇剑修
李道强彩衣涯小说名字叫作《战娲…
2021-02-24
《战娲》第十章 六大魔宗
《战娲》第十章 六大魔宗
水神彩衣涯小说名字叫作《战娲》…
2021-02-24
《战娲》第九章 柳暗花明
《战娲》第九章 柳暗花明
孙白彩衣涯小说名字叫作《战娲》…
2021-02-24
最新小说
更多
不得不爱
不得不爱
我的爸爸是神仙
我的爸爸是神仙
至尊重生
至尊重生
大文明时代的魔
大文明时代的魔
灭瞳之殇
灭瞳之殇
默示录学院
默示录学院
泪星划过的星痕
泪星划过的星痕
修仙法师
修仙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