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十章困境

剑雪飞花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0

“学问深跟做人做事有之间的关系吗?” “没之间的关系吗?”任盈盈依旧诧异,“我父亲常叹自己学问严重不足,难以为天下百姓多造福祉。” 曲大驴子笑了笑,也不辩驳,不想在这个问题与她讨论一直这样! 她是一个官二代,家境好,受得教育是正儿八经的官

《第十章困境》精选:

“学问深跟做人有关系吗?”“没关系吗?”任盈盈依旧不解,“我父亲常叹自己学问不足,无法为天下百姓多造福祉。”曲大驴子笑了笑,也不争辩,不想在这个问题与她探讨下去!她是一个官二代,家境好,受得教育是正儿八经的官方套路,自己眼前的身份就是一个土匪头子。不管是前世今生,他和她都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眼前要关心的是自己的手,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莫不成废了?不应该啊,这可是自己压底箱的宝贝,寄于厚望的金手指啊!越想心里越慌。“我的手到底怎么样了?”曲善忍不住旧话重提。“你——你——”任盈盈凤眸怜惜地看着他,轻叹道,“除了食指,其他的四个手指,骨肉都没了?”曲善豁地坐直了身子!“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我——你——”曲善见她吞吞吐吐,气不打一处来,左手扯着抱在右掌的布条。任盈盈冲了过来,按住他,急道:“你——你不要动!没了右手也没什么大不了,跟我回京城我叫我爹给你安排一份差事!”曲善闷声不吭,一把推开,解下绿布。果然,除了食指有些红肿外,其他的四指血肉模糊一片鲜红,指尖上还隐隐看到森森的白骨。曲善脸色铁青,什么破金手指,我的右手就这和废了?曲大驴子心灰意冷,旁边的任盈盈却兴奋地叫了一声,抓着他受伤的右掌,大声叫着:“这怎么回事?”“滋——疼——”曲大驴子疼得倒吸冷气,眉头直皱。任盈盈愣了一下,见他疼得直播白眼,吓得她粉脸煞白,小手缩了回去,颤声地道:“你——你——没事吧!”“你说呢?你受伤的时候也让我捏一下,试试看!”“我——我又不有是故意的!”任盈盈嘟着鲜红的小嘴,眉眼欣喜,“我只是太兴奋了,那我给你吹吹?”说着小嘴儿吐气如兰,轻轻地吹在他手掌上。“你兴奋什么?”任盈盈凤眸兀自冒光,长长的睫毛闪着:“刚刚给你包扎的时候,你指尖都是骨头,肉都碎了,现在没多久好像长出骨膜了!”“额?真有这回事?”“骗你做什么?”任盈盈白了他一下,“我又没有看错?真是奇怪啊!说说你的身体藏着什么宝贝?”曲善似乎没听见,兀自呆在那里,脑中却闪过金手指——木之灵气,木有再生功能的神通。“你先别给我吹,我试验下!”说着,盘膝坐好,左手竖掌,右手虚结法印,闭目冥想。任盈盈跪坐那里,见他摆成这付姿态,神情微变,两只眼珠子亮晶晶。一股微弱的清冷之气从食肚中传入,这回这股气流没有循臂而上,而是在自己的手掌中不断的循环着,顿时,一股麻麻的清凉的一感觉从掌心不断地往指尖传去。果然有效!曲善惊喜地睁开眼睛,感觉似乎手指的骨膜更加的透明,要是乌木在,估计很快就可以重生筋肉。不过现在有外在旁,免得惊世骇俗!还是等出去再说。“盈盈,你帮我重新包上吧!”曲善心情大好。任盈盈看了他一眼,左手从自己衣服的下摆撕出一条两指宽的翠布,递了过来。曲善抬起左手,准备接过,不小心触碰在任盈盈右肩上。任盈盈身子猛地缩了一下,眉宇蹙了起来。曲善吓了一跳,道:“你怎么啦?”任盈盈怔了一下,继而解释着:“怕痒!”说着左手又利索地撕了两条。“够了够了!”“对了,你刚才这是怎么功夫?”任盈盈穿掌打圈,轻轻地为他包扎着。“怎么你也感兴趣?”曲善盯着她洁白如玉,灵巧无比的纤指,忍不住打趣着。任盈盈眼底闪过一丝异样,脸上却镇定自若:“你这是起死人,肉白骨,这是神仙的道门,我又不傻!”“起死人,肉白骨?”曲善还真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这个还真有点像,那罗天真的是神仙吗?“在一个古庙中无意思中学得!”曲善蓦地回忆起自己在那个蔚蓝星球上生活的一切。“哪个古庙有这么神奇?”“炸了,什么都没有了,回不去了?”曲善眼底露出一份感伤。“哦!”任盈盈嘴角撇了撇,显然不相信他的解释。曲善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相信,也没有再解释,难道要告诉她自己是魂穿来的?“对了,我们这是在哪里?”曲善转移话题。“我刚才进去看了一下,这里是一个地道,里面又黑又窄,只有这里宽畅一点。”等她包扎好,曲善站了起来,走到洞沿。外面,大雨如注;远处,层层叠叠的峰峦只剩下一个模糊的笼廓;顶上,一壁冲天,雨水顺着崖壁滴嗒而下;下方,云雾蒸腾,朦朦胧胧见不到底,偶有落石坠下,也久久不见回音。这里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在这个时候,官娘嘤咛一声醒了过来。任盈盈急忙走了过去,扶她坐起,脸上殷切地问道:“官姐姐,你哪里有没有受伤?”“这是在哪里?”官娘迷糊着,“是地府了么?”“官姐姐,我们没有死,我们都活着。”任盈盈轻轻摇晃着官娘的身子。“你...你是谁?”官娘终于回神过来,转头询问着眼前这位十分标致美姑娘。“我...我...叫任盈盈!”小姑娘小脸尴尬,好像还真不好解释自己。“哦...”官娘明悟了,“就是那大凶人劫来的二夫人?妹妹你受苦了。”曲善额头爬上黑线,转身走了回来,哼了一声:“受苦?受什么苦,这几年你吃了很多苦吗?"现在的官娘好像不惧大凶人,头也没回,只是冷漠地应着:“我是没受苦,生活无忧,可我也快活,黑木寨是个大牢笼。”官娘说着说着,神情一黯,泪珠儿像断线珍珠一样滑落。曲善被说的哑口无言,曲二愣子虽然给了她优渥的生活的条件,但忽略了她的精神食粮。对她这种有点学问的花魁,这一些最为致命,怪不得在短短时间内就迷上了莫书呆子。“官姐姐,你也不要伤心了,曲寨主其实也很再乎你的,为了救你连命差点都不要。官娘止住了眼泪,突然想起什么,急切地问道:“那子勤呢?”曲善暗自喟叹,现在的官娘心里已经放不下任何一丝东西了。“不知道,应该掉崖下了吧!”那个大雷劈得实,尸体当场碎得一地,估计都成焦炭,在崖下可能找得到一些碎肉。“那——那我们快去找——”官娘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洞口奔去。曲善探出左手,却被她一个侧身躲过,急得他大喝一声。“站住!你作死啊,洞外就是悬崖,你不管不顾地为了莫子勤冲出去,你考虑过小天吗?”官娘脸上纠结着,好一会儿方才淡淡地道:“你——你已经把我许给了子勤,我生是莫家的人,死是莫家的鬼!我是死是活你也不用管!”“我听明白了”,曲善冷笑道,“说来说去就是怨我把莫书生给害死!”“难道不是么?”官娘瞪着狠毒的眼光,玉齿咬得咯咯响,“苏老四不是你引进来的吗?”“我艹...”曲善火起:“那莫书呆子还特么是我抢上山的,没有我,你们能认识,特么的你是不是感谢我?”“那我呢,为了小天的学业,就活该被你们欺负,被你们不羞耻地戴绿帽子?”官娘被说得满脸羞红,嘴唇哆哆嗦嗦着:“总之……总之——要不是你抢上来,他也不会死!”尼玛...无理取闹了是不是,曲善气得差点跳脚,要还是曲二愣子早就一巴掌盖了过去。“好!你有理,你要请先生,我不该下山去,你和莫书生两情相约,我不该放你走,应该把你们浸猪笼!可以,你有本事找苏启……”“官姐姐、曲...曲寨主你们不要争了,现在说这些没有意思,快想想办法怎么出去?”曲善冷哼一声,不再理官娘,扭头查看洞穴起来,怪不得前生特么的有人说过,你永远不要跟女人讲道理,她的道理会让你怀疑人生!曲大驴子东瞧瞧西看看,偶尔摸了摸了洞壁。任盈盈颇为不解,走了过来,大眼睛疑惑:“你找什么?摸什么?”“你看这这...再看看这里——”曲善指了指洞壁上那些富有规律的凹痕。任盈盈长长的大睫毛眨着,瞧了半天,依旧不解。“没有什么奇怪啊!”“这些是人为痕迹,这个应该是铁铲,这是铁锹,这个呢小钉头......”曲善说到这里,任盈盈凤眸大亮:“你是说这个洞是人为的,那么这条又黑又窄的地道就是出口了?那我们快进去,说不定有什么宝贝!”曲善笑咪咪地看着她道:“你好像特别兴奋!”任盈盈怔了一下,小手儿摸了摸脸,迷糊道:“有么?难道不应该兴奋吗?”“呵呵!也是!”曲善点了点道,“不过说出口还太早,说不定是一个死地!”“你——你别吓我好不!”任盈盈粉脸微变,吓得她正准备探出的脚,倏地收了回来。“那——那到底怎么办?”“下去看看啊,阎王要你五更死,也会在三更给你一线生机!”曲善从黑暗中很顺利地找到了几个松油干枝,率先走去,“这个就是我们的生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史上第一土匪
史上第一土匪
连载中
剑雪飞花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十九章破门
第十九章破门
“轰隆隆——” 祭坛上振动,周…
2021-04-08
第十四章犀牛兽
第十四章犀牛兽
“那玄阴教、与十二盟呢?你们家的…
2021-04-08
第十五章:巨木林
第十五章:巨木林
望着逃去似风的怪兽,曲善有些感叹…
2021-04-08
第十六章再见神祗
第十六章再见神祗
跑了一阵,半路中果真冲进好多的野…
2021-04-08
第十八章铜棺
第十八章铜棺
这回任盈盈没走多久就步入一个极…
2021-04-08
第十章困境
第十章困境
“学问深跟做人做事有之间的关系…
2021-04-08
第十一章白骨皑皑
第十一章白骨皑皑
任盈盈脚步欢快,亦步亦趋地跟在他…
2021-04-08
第十二章禅宗遗址
第十二章禅宗遗址
最后,为了安官娘的心,三人只得循着…
2021-04-08
第十三章禅宗秘辛
第十三章禅宗秘辛
也没出路,也没源石,怎么重新开启“…
2021-04-08
第七章跳梁小丑
第七章跳梁小丑
是也不是欲擒故纵,曲善自己也不不…
2021-04-08
最新小说
更多
HOLD住萌妃:1惯2宠3壁咚
HOLD住萌妃:1惯2宠3壁咚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
星球狩猎
星球狩猎
网游之末日来袭
网游之末日来袭
那一眸相望
那一眸相望
我的女友是死婴
我的女友是死婴
末代烽火路
末代烽火路
韩娱之传奇归来
韩娱之传奇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