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十一章白骨皑皑

剑雪飞花 发表时间:2021-04-08 00:27:10

任盈盈脚步欢快,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 正准备好猫着进来,身后传来官娘幽怨的声音:“那子勤怎么办?” 两人这才记得我除了一个官娘没跟上去。 任盈盈跑来了回来,搀住她的胳膊,低声劝道:“官姐姐,现在的也也不是难过的时候,要找

《第十一章白骨皑皑》精选:

任盈盈脚步轻快,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正准备猫腰进去,身后传来官娘幽怨的声音:“那子勤怎么办?”两人这才记得还有一个官娘没跟上来。任盈盈跑来了过来,搀住她的胳膊,轻声劝道:“官姐姐,现在也不是伤心的时候,要找莫大哥的遗体,也只能先出了这个洞穴。”官娘轻轻地啜泣着,黯然地点了点头,与盈盈两人一前一后随曲大凶人往深处走去。地道偏小,限容一人猫腰前近,曲大驴子右手有伤,左手拿着火把,走得甚不容易。好在这地道挖得很有水准,不仅斜面、弯折都很有法度,空气流畅,走了大半晌功夫,丝毫不见窒息感。一路无话,许是走得有些无聊,后面的任盈盈开了话题:“曲大哥,你是怎么知道这地方有点火的松枝?”“小姑娘倒是沉得住气?忍到现在才问?”前面的曲善称赞。“什么小姑娘,任盈盈愣了一下,小嘴一撇,嗔道,“你——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呵呵!”曲善笑了一下,随后解释着,“我如果猜得没错的话,这下面是一个大墓葬!”“啊——”身后两人惊讶地叫出声来,脚步立马停了下来。“那——那——我们还去?”官娘腿开始打哆嗦了,声音也是颤抖着。这玩意女人天生就怕。见她们不走,曲善的手也疼的厉害,正是好休息,于是一屁股坐在地下。“你们不走了?说不定下面有宝藏,有绝世武功,有长生不老……”曲大驴子越说越玄,任盈盈越听眼神越亮。“你怎么知道这下面不是宝藏就是墓葬?”任盈盈好奇地问着。“你看看这通道挖得是不是很有法度!具备这种技能的只能是摸金校尉——”“什么是摸金校尉?”两人不解。“嗯,简单地说就是盗墓贼!”“呸——怎么会是这个脏东西!”任盈盈打心底有些瞧不起这些发死人财的人。“你莫要瞧不起这些人,他们才是高技术人才,”曲善佩服地说着,“远的不说,就是现在如果没有他们,我们仨估计都得摔成碎片了。”“所以,你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洞穴之中,或许留有他们的东西!”“对的,小姑娘可以,脑袋瓜子挺灵活的!”任盈盈翻着白眼,对他称自己小姑娘很不感冒:“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莫非你以前干过?”“他是土匪头子怎么事没干过!”官娘淡淡地怼了一句。曲善没好声气地应着:“是,在你眼里我是从头坏到底的大恶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干过!”说着,又站起来,猫起身子继续往前走去。身后的官娘被大凶人顶得一愣,好一会儿,才被任盈盈催促着跟了上去。这回几人走了没多久,前面隐隐透着些许朦朦胧胧的光。有光代表着离目的地不远了,也代表着前面或许有危险降临。曲善停了下来,耳朵附在洞壁细听了一阵,“怎么啦?”身后任盈盈猝不及防,差点撞到他的后背。“前面有光源,我听听看有没有其他的动静!”曲善小声地说着。“前面没有人!”任盈盈眸中精光一闪而逝,口中应着。“你怎么知道的?”曲善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趴在地上,把耳朵贴在地上。任盈盈小脸讪讪,低声地道:“我——我猜的,要是有的话,他们肯定会有留守的人,可这一路上也没有碰到。”曲善没有接话,听了一阵,起身继续往前。任盈盈看着那背景,神情颇有些复杂,想起了这一路上曲善的表现,拉了拉了身边的官娘,低声问道:“官姐姐,曲——曲大哥,他——他为什么被人称为曲二愣子,曲大傻子,他不是很聪明吗,那他以前是不是装的?”官娘呆住了,这两天的所见报闻,确实与以前的曲大凶人明显不一样,现在的她也是非常的迷惑。要是以前的他,都是像这样,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我——我也不知道!”官娘望着远处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凤眸中露出一丝迷茫。前面的曲大驴子自然不知道,自己最近“突出”的表现已经让身后的两人开始起疑了。前头的光源越来越亮,曲善也是越走越小心翼翼,到最的一两百米,索性灭了火把,三步一停,五步一听。虽然费些功夫,三人还是安全地走出这条狭长的地道。三人刚从地道中探出头,就被眼前的景像给震呆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四五十平方的大石室,这个石室装修的有些富丽堂皇,顶上镶嵌着数不清的珠光宝石,最大的要数正中央悬挂的鸡蛋大小的夜明珠,整个石室在这些珠光宝石映射下,光华耀眼,颇为迷人。而石室的四周,除了右边的那一扇石门外,其也三面均由百十数块一尺宽两尺长的长方形青石堆砌而成的,每一个青石上都阳雕刻各种各样的图案,有文字、符号、花草树木,以及栩栩如生的人物肖像......最后,在他们的脚下,铺设着豪华的大白玉。三人心中惶惶!这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在这黑木崖山腹中修出这么一个石室!“要——不,我们还是从原路退出?”官娘战战兢兢地小声说着。曲大驴子也是眉头深煞,形景与自己猜想的差得好远,这里根本就不是墓葬,但说宝藏却也不尽然。因为石室里面空荡荡的。地板上的大白玉还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是很久都没有人来过的。任盈盈凤眸精光闪闪,盯着对面石壁的图像,俏脸变幻不定。“你看到了什么?”曲大驴子虽然视力好,但毕竟不认识现在这个世界的文字。任盈盈回过神来,蹙着眉宇,道:“这里是一个修练室!”曲善心一动,道:“下去看看。”说着,率先从一面墙壁中跳了下来!由于曲善不识字,所以对那些刻着文字的青石直接忽略,第一时间把视线放在人物雕刻上面。曲大驴子稍微浏览了一下,发现这些青石的中央刻画着同一个人。一个没有面容的愧梧大汉!这位大汉肌肉虬结,正伸拳踢脚,像是在打一套拳法!在这些青石画中让曲善佩服的不是那位无面大汉的拳法,而是雕刻这些石青的雕工。这位雕工技艺显然十分高超!大汉虽然没有表情,没有喜怒哀乐,但他使的每一招都很有神韵,像活过来似得。有些一个熊抱,一个抬手,隐隐间透着一股大气凛然之势。当真是重意不重形!曲善溜了一圈,转回原处,发现官娘和任盈盈两人正研读竖在门后的一块碑文。猜过去那应该是石室的简介。此时,官娘满脸迷糊,对里面所记内容不知所云,而任盈盈的表情却是十分丰富,一会儿眉梢扬起,一会儿嘴角浅笑,一会儿蹙着眉头,一会儿鼓着小嘴......。曲善轻轻地走了过去,小声问道:“都写了什么?”任盈盈似乎没有听见,双眸直勾勾望向大门,露出深深的思索。官娘习惯了,以往在黑木寨时也都是她帮着曲大凶人解读寨里私人的信笺往来,这时,她解释道:“这石牌上说,虎拳重在势,有三箭四门,什么千字打、仆地虎......”额,这是套路拳,怪不得官娘看得一脸懵逼!“难道就说这些?修这么一个豪华的石室,就刻着这么一套破功法——”“破功法?”任盈盈突然回头道,“这套拳法要是让练武的人士知道了,怕免不了要争个你死我活......”“这么厉害?”“当然!”任盈盈确认道,“这是唤醒源脉的基础功法,你想一想你们五沟十三寨有几个人唤醒源脉!”曲大驴子睁大眼睛,看着她,摇了摇头,然后,竖起一根指头,道:“一个!还是叛变的老四!这么说我可以练了?”“你不是唤醒源脉了么?”任盈盈随口问道。曲善愣了一下,道:“你听谁说的我唤醒了源脉?”任盈盈看了他一眼,道:“今天那个苏四不是说了么?”曲善迷糊:“他有说吗?”任盈盈翻了翻白眼,道:“他不是说,他虽然怕你幻阴指,但可以缠住你,说明你会幻阴指,说明你唤醒了源脉!”“我塞——小姑娘你还懂得不少嘛?”曲大驴子有些戏谑地看着她。“我又不傻!我家护卫有几个是源脉二阶高手。”曲善点点头,道:“也是,毕竟你老爹是礼部侍郎,收几个源脉二阶的高手当护卫也是简单的事,你知道这些东西也是合情合理!”任盈盈脸上一红,撇过头不再说话。“哦——对了,这套拳法叫什么名字?”“好像叫金刚伏虎拳!”官娘道。曲善道:“没错了,怪不得刚才看那人使拳时颇有虎虎生风之感,这三个墙壁就只有一套吗?”“是的,一共是一百零八招!”官娘淡淡地应着。“可惜没有手机,不然把它全拍下来!以后不晓得还能不能来?”曲大驴子有些懊恼,自语着。两人说着话,任盈盈却呆在那里,眼神空洞不知道想些什么。曲善走了过去,伸手在她眼前晃着,见她依旧没反应,便轻轻推了她一下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任盈盈回过神来,道:“我在想这石门外面会有什么?还有那挖地道的人呢?什么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他是求财还是求什么,要是求财为什么顶上这在的一颗夜明珠没偷走?”“不愧是读过书的人,厉害!”曲善称赞着,“显然他的意不在此,至于石门后面?没什么好想的,出去看看就是了!”说着走了过去,在门后一阵摸索,最后一掌按在一块微凸的青石上。青石咔咔咔地缩进墙壁,一会儿脚底下传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紧接着,轰隆隆的响起——石门徐徐滑开,顶上灰尘簌簌而下,露出后面一个白骨皑皑的恐怖画面。官娘先是吓得惊叫一声,接着任盈盈也惊叫了起来,两人慌忙地躲在曲善后面。曲大驴子也是心惊胆颤,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了一下。发现这里是一个地下岩洞,大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岩洞高十数丈,从上面垂下的钟石乳千姿万变,美仑美奂。只是,地面上散落了数不清的白骨与这奇观极不相称。这个场面看得三人心神俱颤。官娘粉脸毫无血色,早就闭起双眼,颤颤巍巍地说着:“当——当家的,快——快——关上!我们退出去!”曲善脸色凝重,神情犹豫,但更多的却是迷惑不解!这门外和门内相差如此巨大!里面珠光宝石、富丽堂皇;外面却是白骨盈野,看样子这就小小的岩洞,怕不下数千具。这些人从何而来,又因什么死在这里?虽然心中十分好奇,但曲大驴子知道自己不应该就这么匆忙过去,这门外一定有着自己未知的东西。“啪——”伸手拍在那机关上,石门又咔咔咔地合了起来。官娘全身无力,软绵绵地挂在曲大寨主的身上,要不是任盈盈扶着早就瘫软在地,任盈盈虽然好些,但脸色也是苍白一片,只不过两只乌黑的眼睛正滴溜溜地转着,偶尔还有一两丝精光从眸底闪过。“我——们回去,好么?”官娘眼神惊惶,对着曲善哀求着。“盈盈你呢?”曲善突然回头望了一下任盈盈。“我——我——不知道?”任盈盈有些心不在焉,“只是如果我们退回去,那就怎么上去,我记得掉下来估计也有了几十丈?”“要退回去,那只能等孙伯发现我们,弄根大绳子来!”曲善皱着眉头,这是一个笨方法,好在自己的断门刀好像还遗落在崖上。孙伯只要发现了,也一定会想法下来查看一翻,但是这个时间就不好把握了。如果是这样的语,那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想办法在这个岩洞中生存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史上第一土匪
史上第一土匪
连载中
剑雪飞花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十九章破门
第十九章破门
“轰隆隆——” 祭坛上振动,周…
2021-04-08
第十四章犀牛兽
第十四章犀牛兽
“那玄阴教、与十二盟呢?你们家的…
2021-04-08
第十五章:巨木林
第十五章:巨木林
望着逃去似风的怪兽,曲善有些感叹…
2021-04-08
第十六章再见神祗
第十六章再见神祗
跑了一阵,半路中果真冲进好多的野…
2021-04-08
第十八章铜棺
第十八章铜棺
这回任盈盈没走多久就步入一个极…
2021-04-08
第十章困境
第十章困境
“学问深跟做人做事有之间的关系…
2021-04-08
第十一章白骨皑皑
第十一章白骨皑皑
任盈盈脚步欢快,亦步亦趋地跟在他…
2021-04-08
第十二章禅宗遗址
第十二章禅宗遗址
最后,为了安官娘的心,三人只得循着…
2021-04-08
第十三章禅宗秘辛
第十三章禅宗秘辛
也没出路,也没源石,怎么重新开启“…
2021-04-08
第七章跳梁小丑
第七章跳梁小丑
是也不是欲擒故纵,曲善自己也不不…
2021-04-08
最新小说
更多
武道天途
武道天途
天成纪元
天成纪元
魔域城
魔域城
星缘系列之:堕落天使
星缘系列之:堕落天使
妖罚上仙
妖罚上仙
万古求仙
万古求仙
极玄界
极玄界
三世一恋
三世一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