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七章 初习观想法

冒牌sir 发表时间:2021-05-03 00:18:07

安按着老和尚的修佛心得就第一次观想法。先观想法佛陀全身,陈平安健康在脑海里去努力的构绘这画像里的佛陀形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平安健康意识里大放黑暗。一尊有些模糊不清的佛陀影像会出现在陈平安健康的识海里。  陈平安健康识海里的佛陀形象与画上的差别很大。四个佛头模糊不清不这画中的佛陀有四面,一面慈悲、一面凶恶、一面肃穆和一面欢喜。长有八臂,分别手持:经卷、宝幢、佛珠、金塔、玉瓶、莲花和长剑这七件宝贝。还有一支手在胸前捏着手印。。

《第七章 初习观想法》精选:

  此时的陈平安盘坐在竹榻上,身前放着记载观想法的经卷。只见经卷的第一页上描绘了一位佛陀,当然对佛经没有多大造诣的陈平安并不知道画里的那位是什么佛陀,毕竟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半大的孩子,纵然有些早慧,但也不是妖孽。

  这画中的佛陀有四面,一面慈悲、一面凶恶、一面肃穆和一面欢喜。长有八臂,分别手持:经卷、宝幢、佛珠、金塔、玉瓶、莲花和长剑这七件宝贝。还有一支手在胸前捏着手印。

  反复看了不知多少遍,陈平安按着老和尚的修行心得开始第一次观想。先观想佛陀全身,陈平安在脑海里努力的构绘这画像里的佛陀形象。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平安意识里大放光明。一尊有些模糊的佛陀影像出现在陈平安的识海里。

  陈平安识海里的佛陀形象与画上的差别很大。四个佛头模糊不堪,完全看不清面容;八支手臂也只有一支,手里捏着一团金色的雾气,看不清是七件宝贝中的哪一件。其余的手臂干脆全是金色的雾气,佛陀的身体看起来更是虚幻,有种随时消散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陈平安睁眼,吐了口长气:“这观想法,果然有些神妙。现在我的精神不像以前总有种空空的感觉。只是我识海里的这尊佛陀看起来也太凄惨了些吧。,看来还得勤加修炼。”

  修练了这观想法之后,再重头看老和尚的心得陈平安又有不同的体会,毕竟什么东西都得自家尝试后才最有感觉。陈平安:“这老和尚干嘛先构绘佛陀四个面,难道还真想成佛做祖不成。若这观想法里记载是真的,可以具现观想的佛陀手里的宝贝。那我以后岂不是不缺法器了。”想到这里陈平安心里又是一阵火热。

  可他哪知道人白眉老僧的想法。老和尚一心向佛,那像他这个俗人光惦记着人佛陀手里的宝贝,老和尚观想佛陀四面当然想参悟其中奥妙,好早日练就金身。可惜在积累功德时亡于恶蛟手中,几十载的修行化为泡影,着实可叹,也不知二者孰好孰坏。

  陈平安看了看记载的七件宝贝,心里暗自分析:“经卷目前对我的提升不大,放弃;宝幢嘛,主防御,可俗语说的好:久守必失,放弃;玉瓶和莲花看起来想女人用的,放弃;佛珠嘛,我手上已经有一串了,放弃;现在就剩宝塔和长剑了。”

  抓了抓头发,也不知道选那个好。陈平安突然想起:“对了,我不是答应依萍以后要带她飞到天上看看的。再说了我修行也有段时间了,只听山上众人讲过某某大派弟子,喷出一口剑光,身子与剑光一合,唰一下腾空而去,出入青冥。可没听过什么御塔飞行的。嗯,不错,那我就努力观想长剑,争取早日具现出来,日后也好载着依萍到天上看看。”

  脑海里幻想着以后的情景,陈平安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宝塔构建繁琐,以他目前的本事不知道观想后,具现出来的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反正估计不会像宝塔。

  陈平安看着画中的长剑,仔细揣摩着其中的奥妙。突然一拍脑袋:“我何不试试这个样子来做。”说完就开始行动起来,他先将脑海里的金色雾气重新打散,不再去追求佛陀本身。只是用一小部分的金色雾气勾勒出佛陀模糊的线条,是个空架子,和之前惨不忍睹的样子比起来更加苍白无力。剩余的金色雾气全部按画上长剑的样式勾勒,渐渐的识海中佛陀手里的长剑有了几分神韵。

  做完这一切陈平安感觉有些疲惫,推窗看了看屋外发现天色已暗。心道:“没想到修炼这观想法这么耗时辰。”随后输入些真气激发了左手腕上戴着的佛珠,听了会禅唱,感觉稍微好受一些,顾不得今天修行的课业,倒头便睡。

  第二天,天还只是微亮。陈平安使了个小戏法,洗去昨日的尘埃,盘坐在竹榻上。暗自按阴山教的练气口诀搬运真气。良久,陈平安吐了口浊气:“这修行之道果然不进则退,不过昨日稍微疏忽了一下,真气就有些许迟滞的感觉。难怪胡蛇那家伙不愿下山。”

  盘坐在竹榻上接着又思考了一会山上的形式,陈平安感觉腹内有些饥荒,昨日忙着修习观想法整日未曾吃过东西,虽说练气初有成效可还未曾辟谷。

  出得院门,陈平安找到蛮巴让他给自己找些吃食来。蛮巴赶忙下去忙活起来,没多久蛮巴便端了些食物进来,虽说没之前宴席上的精致,但量特足。

  刚刚吃完饭,只见张依萍一身蛮族装扮走了进来。与昨日相比少了份温雅,却多了份活力。张依萍:“平安,你修炼完啦!昨天看你一整天待在竹楼里也没出来吃东西,我还怕你修行出了什么问题。我去找阿爸,他说平安你们使者们修行时就是这样子。你们这样真好,可以节省不少食物呢!”说完崇拜的看着陈平安。

  被眼前的少女弄的哭笑不得,陈平安:“这有哪门子可以崇拜的。”张依萍:“总之人家就是感觉平安你好厉害的。”陈平安:“好吧,对了依萍。你能教我蛮语吗?在南疆要是不会蛮语太不方便了。也是我运道好碰见了你们,说不得我得吃不少亏呢!”

  “那当然了,我们青禾寨可是最好客的,教你蛮语可以啊,只是很难学的。”张依萍脆生生看着陈平安说道。陈平安拍了拍胸脯道:“没问题的,我会很认真学的。小张先生。”张依萍听完俏脸有些微红:“好吧,那我们就开始喽!”

  两人一个教得仔细,一个学得认真。陈平安又是练气之人,学起这蛮语来也颇有天赋。过了一个多时辰,陈平安眼看张依萍有些疲惫,心有不忍,不顾她的反对将她送回她的院子。

  陈平安:“好啦!不要生气了,我不想把你累着。”张依萍小声道:“我听阿爸他们说,你过两日就会离开,我想让你多会些蛮语。”陈平安心里有些感动,但实在怕累到眼前的女孩。自己修行之人都有些疲累何况人家小女孩了。

  安慰了张依萍一会儿之后,陈平安激发了左手腕上的佛珠。禅音让两人稍去疲惫,见女孩脸色稍微红润些后。在张依萍有些惊讶的眼神中,陈平安嘱咐女孩好生休息,等张依萍依言走进了自家房间后,陈平安才回身向竹楼走去。

  接下来的两天里,陈平安就是不断的观想,每天再抽出一个时辰向张依萍学习蛮语。时间就在这紧凑的安排下,悄然流逝。

  临走前的晚上,陈平安照旧盘坐在竹榻上心中盘算着。这是他从老和尚的经卷里学来的,每隔一段时间总结下自己的得失有利于自家修行。

  陈平安:“这些日子,这观想法也算初入门径。那长剑也有几分画中的神韵,看来我全力观想长剑的方法算是可行的。我又不需成佛做祖的,连七件宝贝我都来不及观想,那有那功夫去观想其余的。这蛮语也学了三四分了,简单的交流没有问题。没想到还挺难学的,看来我的天分都在修行上。”这小子还有自得,孰不知这是走了下乘之法,当然眼下他也顾不得什么。

  翌日,天青气朗。陈平安收拾一番后,准备想蛮苈辞行。一路走到蛮苈的竹楼下,只见蛮苈带着女儿张依萍和战士首领蛮青站早站在那等着。

  “苈叔,今天平安特地来向您请辞。这耽搁了些天,不敢继待下去了。怕误了我师兄们的事,到时候免不了一顿训斥。”陈平安躬身拱手道。

  蛮苈笑着说:“自当如此,你苈叔我也不耽误你的事了。这里有些药物、干粮、水袋和香料,对了还有一些毛毯,这些都是你在丛林里用得着的。你拿着吧!。”说完递过来几个包裹,然后在陈平安耳边神神秘秘道:“这些可都是我家丫头准备的,她却不好意思给你,才托我给你的。”

  虽然说是在陈平安耳边说的,可蛮苈的嗓音却不小,三人全都听见了,见到张依萍跺了跺脚,不满的哼了哼。蛮苈这老家伙才打了个哈哈带着蛮青走远。

  两人一路走到寨子外。张依萍:“别听我阿爸胡说,你路上一定要小心,答应我要平平安安的。”陈平安感觉自家鼻子有些酸,从怀中拿出两木偶。一个是张依萍红着脸低着脑袋,双手捏着衣角;一个是陈平安自已背着一把长剑,正看着远方。

  “呐,这个给你,那个我就留着了。”陈平安说完将自己的木偶递给了张依萍,留下了女孩子的木偶。张依萍接过木偶,从腰间拿出一个香囊,用细如蚋蚊的声音说道:“这是我按我娘教给我的方法做的,你拿着留个记念吧!”

  陈平安接过香囊郑重的放在怀里,然后说:“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张依萍听完,带着泪腔跑回了寨子,陈平安望着张依萍远去的背影转身向着未知的南疆走去。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练气长生
练气长生
连载中
冒牌sir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七章 初习观想法
第七章 初习观想法
安按着老和尚的修佛心得就第一次…
2021-05-03
第八章 蛮族角蛮豪
第八章 蛮族角蛮豪
的首领,让他们多加准备好些去年的…
2021-05-03
第九章 平安斗白骨
第九章 平安斗白骨
受自家这小身板。接着从纳物袋中…
2021-05-03
第十章 魇魂与夺舍
第十章 魇魂与夺舍
骨道人在洞府里忙和什么。小半个…
2021-05-03
最新小说
更多
来自异世界的诺诺
来自异世界的诺诺
三世仙途
三世仙途
神勇铁男儿
神勇铁男儿
冷月龙渊传
冷月龙渊传
剑如梦
剑如梦
苍白之手
苍白之手
孤独战神
孤独战神
盛宠妖娆小毒妃
盛宠妖娆小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