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七章 百刃帮众

羊鸣老祖 发表时间:2021-06-11 00:18:48

是他牙口全无,全凭铁杵捣成后淬练,十有九去。  事毕,略微将一地狼籍处理了一下,温尚便若无其事的回了偏殿中。  ……  第二日,破庙之中,温尚拾了些柴火,将熄的火堆再度熊熊燃烧,筹集着将来的道路。但是不能够一撮而就,但起码也能慢慢来,个把月教“也罢,日后有的是机会试演威力。”。

《第七章 百刃帮众》精选:

  如往日一般,如法炮制,不过这一缕阴气不知是幻觉还是怎的,居然粗了些许!

  “想不到习武之人如此大补!”

  感悟许久,温尚单手横推,掌中白骨透心钉浮现,只觉得力道在其中汹涌,细心揣摩了一会儿,手臂却酸痛的很,却是刚刚与赖三争斗时留下的。

  “也罢,日后有的是机会试演威力。”

  温尚这年余的光景只练了这一枚正经白骨透心钉,余下的皆是能发不能收的货色。而他非是不愿多练,一来是这枚白骨钉刚刚圆满,二来是他牙口全无,全凭铁杵捣碎后淬炼,十有九去。

  事毕,稍稍将满地狼藉处理了一下,温尚便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偏殿中。

  ……

  次日,破庙之中,温尚拾了些柴火,将熄灭的火堆再次燃起,筹措着日后的道路。虽然不能一撮而就,但至少也能慢慢来,个把月教导个乞丐,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看了看几个有气无力的乞丐,温尚否定了自家的妄想。

  “人少啊!”

  这破庙里的乞丐就剩下那么三两个了,别说习武,他平日里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白奴?算了,他为人还算孝道。“

  不过,心思一动温尚便再难停下,如此捷径,不利用岂不是可惜了?就算眼下没有办法,挤也得挤出一个来!大不了做些强盗的活计,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但就在温尚胡思乱想的时候,破庙中走进一个人来,温尚定眼一瞧,也算是个熟人,陆离,陆管事!木黄色锦布棉衣,外面还套着件貂绒坎肩,双手插在袖子里,往破庙里左右斜了两眼。

  瞧了瞧庙里大大小小的四个乞丐,眉头一挑,说道:“赖三人呢?“

  温尚平时虽然自号为爷,但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快走两步,有些阿谀的说道:“回陆管事的话,赖三已经有两三日没有回这庙里了。“

  闻言,陆离上下打量了眼温尚,又复看了看剩下的几个乞丐,目光最后定在了余白奴身上,再加上温尚伸手递来的银两,心中顿时有了定义。

  不动声色的接过,稍稍颠了颠份量后,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他不在,那就是他没这个福气!就是你了!跟我来吧!”

  “多谢陆管事抬举!小人一定为大人鞍前马后,死而后已!“

  余白奴虽然早有预料,却也不敢肯定,此时的惊喜倒也不是故意演出来的。

  陆离微微颔首,满意说道:“嗯,也不枉我给你一个机会。“虽然知道余白奴所言不可信,但陆离不可能将到手的人情反推出去,要知道,百刃帮之中有不少人便是凭借这些许恩惠飞黄腾达的!

  陆离踱步而走,余白奴向温尚告别后紧跟着出了破庙,只见庙前停留着一辆马车,经过陆离示意后,余白奴翻身便钻了进去。

  入内早已有两人等候,其中一人年纪应该比他大些,衣着也是相仿。另一人却是锦衣华服,一派贵公子的打扮。余白奴进来后其神色不悦,小声低估道:“怎么又是一个乞丐?“

  余白奴听着真切,虽有些恼怒,却强压了下来,但另一人却不干了,讥讽的道:“我百刃帮就是叫花子最大的窝,你要身份高贵,就别上这个车!“

  语气十分冲,看来一路上这人也没少受这贵公子的气,好不容来个像是自己人的,勉强算是有了帮衬,当然要宣泄一下心中的不平。余白奴听着心底也是舒服了许多,但却没有接茬,只是坐到其身旁,表明了一下立场。

  见状那人更是得意,横了那贵公子一眼,善意的对温尚一笑:“李难山,跟着北城街上宋老大混的,兄弟你呢?“

  “余白奴,西城破庙赖老大手下讨个吃食。“

  这一块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也知道哪片归何人管,余白奴心里一合计,顺嘴拉了个靠山,虽然不知道能依仗多久,但总算是有个来历。当然了,他真正靠着的是温尚,但他十分清楚后者不好在众人面前露面,自然不好与旁人提及。

  “百刃帮啊!好地方,也是咱乞丐唯一一个真正能得个长久的地方,唉,哪像某些个贵人,明明衣食无忧,偏偏还要抢咱个位置,你说气人不气人?“

  这李难山说的阴阳怪气,余白奴只是含笑不语却没有搭话,他不知这贵公子家世如何,闹得太僵怕没有个回转,到时候徒增麻烦。不过看着那贵公子气的涨红了脸,当真是十分快意。

  两人攀谈起来,马车也是一路颠簸,陆离陆管事却一直没个人影,也不知其出庙后拐到何处了。大概一个时辰后,马车渐渐放慢,又等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

  余白奴等人下了马车,站定之后看向了面前这座富丽堂皇的宅子,门口两只石狮子威武而立,朱漆的大门敞开,可以看到里面鲤鱼戏水的影壁。旁边还停着十几辆车马,想来是早就到了的。

  余白奴仰头看向牌匾,只见上书写‘马畜堂’三个大字,描龙画风,可见立这牌匾时下的功夫。

  百刃帮有三牲长老,六畜堂口,余下分舵各地皆有,取名则随意了许多,按着地名来定。

  “没见识!叫花子就是叫花子!“

  那贵公子不屑的一哼,低声一句,但余白奴二人却听的清清楚楚。

  李难山正欲发作,却被旁边的余白奴拦了下来,后者轻轻摇头。

  到了这地方,可不能像马车上一样放恣,犯事后连罪上他可就不好了。

  “算他走运!“

  李难山不忿的闷哼一声,将这笔帐记在了心底。

  余白奴是半大的时候成了花子,李难山则是真正的乞丐出生,谁对他好他能记住一辈子,谁与他起了龌龊,他更是从早到晚的惦记。

  陆离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招呼了一声,余白奴等便连忙跟在其后面,进去后左拐右拐,厅楼池塘遍布,若不是有人领着,恐怕三人早已迷了方向。

  过了盏茶的功夫后,才到了一处校场。

  中间矗立座方形高台,若是余白奴没习得武艺之前从上面摔下,不死也得去半条命。四周围靠墙的地方皆是摆满了兵器架子,离着高台不远的地方已经站了一群人。

  显然是到了地方,陆离示意三人入列,径直走到了人群之前。

  “咳!”干咳了一声,等众人安静下来后,陆管事不急不缓的朗声说道:“今日你们入帮,皆是杂役弟子!为期三载,成与不成各安运气!一会儿随我领上腰牌后,安顿了住处,还会分配你们的杂役!不得喧哗,不得吵闹,不得乱事!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回答的参差不齐,但陆离也没有在意,招手示意众人跟上,往后面走去。

  到了地方又是另一番模样,随处可见刀剑兵器,也算能看出些许百刃的模样,另一位张管事早有准备,在不远出屋子里提笔等着。

  一条长蛇出现,余白奴心底约摸数了一遍,大概有五十多人的模样,排了近半个时辰,这才轮到了他。

  “姓甚名谁,多少岁,会些什么武功?原来在谁手下乞食?“

  张管事眼皮都没有抬,直接问道。

  “余白奴,黑白的白,奴仆的奴,今年十四了,会一路滚石拳,在赖老大手底下。“

  听到余白奴会滚石拳的话后张管事猛地抬头,眼中精光爆射,不过在其听到下一句时眼神才沉寂下来,恢复刚刚那淡漠的表情,倒是把余白奴吓了一跳,出了一背的冷汗。

  拿出一杆朱漆铁笔,张管事从桌上抽了一块木牌,刷刷几笔,余白奴三字便出现在了上面。

  “去领杂役吧!下一个。“

  余白奴走出队列,抹擦着腰牌,其上还带着些许木屑,后面则早已刻好杂役二字。

  紧接着领取衣物秘籍,余白奴排了约摸大半个时辰才轮上,等清闲下来的时候,已经快入夜了。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大世演武
大世演武
连载中
羊鸣老祖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十章 无定环
第十章 无定环
方法。  而温尚血气枯黄,但是近…
2021-06-11
第九章 东山枯骨
第九章 东山枯骨
模样望着委琐,心地也不悦,他来堂口…
2021-06-11
第七章 百刃帮众
第七章 百刃帮众
是他牙口全无,全凭铁杵捣成后淬练…
2021-06-11
第八章 堂口大比
第八章 堂口大比
余白奴谦逊的一笑,地说:“运气,运气…
2021-06-11
最新小说
更多
霸道王爷厚宠二货妻
霸道王爷厚宠二货妻
雪天寒之神池
雪天寒之神池
越女
越女
谋国女帝:误娶医圣男妃
谋国女帝:误娶医圣男妃
三国开局娶洛神
三国开局娶洛神
烙印
烙印
赤血魔尊
赤血魔尊
汤彦营潘从灵小说
汤彦营潘从灵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