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十章 无定环

羊鸣老祖 发表时间:2021-06-11 00:18:49

方法。  而温尚血气枯黄,但是近几年略有明显好转,却是于事无补,而这一次,则让他可以看出了些许希望。  夜色降临后,温尚将手头的事了断完后,便匆匆忙忙赶往了城郊外。寻了处偏远毛树林子,温尚便这头钻了进来。  “现!”  一声清喝,雾气登时显现出来,温尚精神抖擞着身这太平符箓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反而需要不断的淬炼才能与肉身相辅,将一门门根本武学转化入其中,则是最简单的方法。。

《第十章 无定环》精选:

  滚石拳主练手阳明大肠经,通食消化,又有脉上灵光,配合上肉身的凝练,便可打出十三震地无定环,温尚乘着那百刃帮大比的东风,除了白骨透心钉更具威力,那太平符箓居然还凝练出那一缕灵光!

  起先还损失了许多,次数多了后温尚才懂得如何利用,在其刚刚凝聚时便吞下,习练滚石拳,方可依附自身的经脉存在下去。

  这太平符箓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反而需要不断的淬炼才能与肉身相辅,将一门门根本武学转化入其中,则是最简单的方法。

  而温尚血气干枯,虽然近年有所好转,却也是于事无补,而这次,则让他看出了些许希望。

  入夜后,温尚将手头的事了结完毕,便匆匆赶到了城郊外。寻了处偏僻毛树林子,温尚便一头钻了进去。

  “现!”

  一声清喝,雾气顿时显现,温尚抖擞着身躯,兴致勃勃!复又将符箓吞下,隐于腹中,一套滚石拳便缓缓打起,随着拳脚渐进,温尚没有丝毫所得,闭塞的经脉上难得的一点灵光也随之消磨。

  这是必然的,他的这秘术并不是道家上乘,反而是一类大众货色,邀天之幸取得了足够阴气后虽然有诸般奇异,但亦是有许多缺点。想将一门武学化入符箓,而后衍生神通,那么这门武学在人身之时,就会消失不见,除非再次习练,方能复现。

  不过温尚现在无法打通经脉,是以这灵光留之无用弃之可惜,当作补益送入变化之中,可谓是相得益彰。

  时间推移,温尚直练的明月升顶,才停了下来,感受经脉的变化,自语揣摩道:“如此三次,应该就能将这门无定环炼入神通之中,而明年大比之时,估计又能在经脉上附一层灵光!“

  当然了,温尚血气干枯,如果演练滚石拳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就算是这一点灵光附着,亦是如此。

  经脉变化,直到后天四乘方能圆满,滚石拳只修一道,理论上虽能练到后天极致,但实际上能练到后天一乘就是侥幸了,也正是有这原因,温尚才会如此舍得将滚石拳路的无定环化入太平符箓中演化。

  而且还有一点,也是温尚最近才知道的,前朝两代之时,后天武学仅仅能淬炼体魄,通达血气,经脉全靠肉身反哺而冲破。直到如今才有了内力之说,而开辟经脉的理论,更是近几十年来才有。

  思虑想定,温尚又将符箓吐出,只见上面星星点点,仿佛披了一层清光。满意的露出笑容,现在印证了当初所学,温尚对前方的道路也是愈发有了信心,若是将当初所想付诸于行,早晚能有非凡成就!

  “若是能直接将武学印入其上,也能少老汉我不少功夫。”

  把玩了一会儿,才将符箓收回,归于识海之中。

  ……

  第二日,余白奴见到往日义父秘而不宣的物什,自觉被义父信任,回到堂口后心中正自畅快,一夜未眠精神也不见丝毫疲累,跟管理后宅的庆管事报备后,径直往后宅走去。

  后宅为堂口中众管事长老的家眷所在,包括马畜堂堂主在内,没有人能例外。当然,其中多为妻子妾侍与诸多子嗣,少有年迈者。这也与百刃帮的出身有关,乞丐自然是不必多说了,那些富贵者自然有所安排,万万不会将自己安置在百刃帮,授人以柄。

  但就在转身时,余白奴脸上却仿佛蒙了一层纱布,顿时暗了下来,心道不妙。

  “赖老大安好!“

  余白奴躬身一礼,姿态可谓是放到最低。

  “你是……原来是你?居然也进了百刃帮!“

  这赖老大先是疑惑,随后便想起了过往。

  “也是托了赖老大的福气!“

  余白奴连忙奉承,赖老大却皱起了眉头,正欲张嘴,不过被其身后的一人接去了话茬:“什么赖老大,应当叫赖管事才对!“

  “管事?!“

  心中一震,仿佛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他万万想不到,短短几年,这赖老大居然成了这堂口中的一号人物!窒息许久,余白奴才灿笑一声,说道:“原来赖老大已经成了管事,小的有眼无珠,有眼无珠。“

  赖老大眉头一挑,没有接茬,盯着看了余白奴许久,这才说道:“赖三人呢?为何我在这帮里没看到他!”

  该来的总是要来,余白奴心思陡转,片刻便定了往后,只是现在还需周旋,灿笑一声,说道:“那日陆管事来寻人,赖三便已经消失三四日了,后来承蒙陆管事抬爱,便将小的收录帮中。”

  “哦?“

  赖老大大有深意的看着余白奴,眼中威胁之色溢于言表,说道:“原来如此,想来是他没那个福气,算了,你先下去吧!“

  听言,余白奴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次算是过了。连忙做出一副讨好的模样,点头哈腰的离去,赖老大看着其背影,若有所思。

  ……

  一日巡查,便是来来回回走上几遭,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会来百刃帮六大堂口之一寻事。

  到了夜里,明月高悬,银光挥洒而下,将杂役弟子所在的庭院照的份外亮堂。而余白奴坐在院中,心情却是十分沉重。

  “原本还以为能周旋一二,却是想的太简单了!“

  这堂口里的管事有三十多号,看似不少,但一对比百刃帮的人口基数,便显现出这些人的不简单了。当初想的是咬定牙口也不承认,现在这赖老大一成了管事,如果他打定心思要自己的命,那也只是三两句话的事!

  “现在走也不成,叛帮之罪非同小可,到时候杀鸡儆猴,我更难活下去!“

  不过,正自苦闷时,却是有一人坐在了他的身边。

  “赖管事归帮,余兄弟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李难山蹲坐在台阶上,早年当了乞丐久了,哪怕有了人样也改不了一些毛病。

  “哪有,只不过是赖管事问起了一些事情,担心自身罢了。“

  随口扯了句谎,余白奴将心中的不安压了下去,神色自然的说道。

  “哦?方便吗,不妨跟我讲讲?“

  李难山眼光闪烁,虽然掩饰了下去,却被余白奴看在了眼里。

  余白奴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李难山尴尬的一笑,说道:“若是赖管事那里混不下去,宋管事也是不错的选择。“

  “宋管事?”

  既然已经点破,李难山便都讲了出来,说道:“我记得当初曾经说过,我是在宋老大手下,虽然不如那赖老大手段人脉,但也是有些能量的。”

  余白奴愣神许久,不信的说道:“我沾的事不小,宋老大会收留我?”

  余白奴释然一笑,说道:“这应安城里的老大不少,能上台面的也就宋吴赖三位,却面和心不和久已。近年赖老大与宋老大一道在外,更是多了许多矛盾,余兄弟若是真有意投靠,大可放心!”

  余白奴还待说些什么,却又被李难山打断,紧接着解释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些完全不必,宋老大为人热忱,我自小在其手下,从未受过委屈!”

  “那就多谢李兄弟了!”

  心底还存疑虑,这李难山无事殷勤有不少猫腻,但余白奴还是一句应下了,不过这也无妨,答应下来不痛不痒的,而且到时候也有个方向。

  如果真到了危及性命时,也只能捏鼻子吞下,话不说死,也算留下个去处。陆管事当初虽留了些许香火情面,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这陆管事与赖老大是一条裤子!

  ……

  李难山以为自己成功说服了余白奴,亦是心满意足的离去,只留余白奴在院中自己筹措。

  其实这乞丐有此举是有另一层原因,城中乞丐头子里,三家龌龊早有,而进了百刃帮之后也延续了进来。不过赖老大另有门路,早就和陆管事搭好了线,宋吴两位被逼着联合,勉强站住了脚跟,却还有不足。

  赖老大借着陆管事的势力下属收了不少,而宋吴却不然,名面上几人持平,实际上却差了许多。李难山也是大比之时见余白奴有潜力,这才跟宋老大提了一句,而后者也是对此上了心。

  堂口里的其他管事都是观望状态,并没有与哪一方搭帮结伙的打算。

  都准备在这里混一辈子,若是多了个对头时时碍眼,岂不是恶心的很?是以两方皆是两位管事,差的只是下面人手的多寡高低。

  当然了,这一切余白奴都不知晓,跟宋老大之言也只不过是随口应下罢了。毕竟,这李难山连自己与赖老大的龌龊都不知晓就敢招揽,里面的诚意实在看不见几分。

  李难山只是个乞丐,而不是说客,雇了这头忘那头,实属正常。

  “还是先去黄圣破庙一趟吧!与义父商量一下!”

  刚刚交工不久,离着城内宵禁还有一段时间,余白奴收拾了一些东西,便来到当初的破庙之中。

  ……

  将今日的事情与温尚讲了一遍,后者沉思许久,问道:“你是说那赖老大一直在外面办差,刚刚回来?”

  余白奴点点头说道:“估计还不知道赖三的事情,不过也快了。”

  “嗯,赖老大深不可测,不管是自身还是人脉方面,你切记要小心谨慎,日后尽量别出堂口,那宋老大也勉强算个靠山,你依仗在其下,应该能保性命无忧。”

  余白奴再次颔首,复又忧虑的道:“经此一说我暂时倒是没什么疑虑,只要能更进一步,成为外门,也算是再无祸患,但我担心那赖老大狗急跳墙,危及义父。”

  “嗯,有心了,你不必担心,今年百刃帮大比过后我便会远行,他赖老大就算在堂口里手眼通天也奈何不了老汉!”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这是义父您要的趟泥桩。”

  “不错,老汉我全身血气干枯,身子老朽,唯有这勉强算入内家的桩法或许还能有一些希望。”

  余白奴又与温尚闲聊的了几句,嘘寒问暖后,便又匆匆返回了百刃帮。

  温尚则翻身上房顶,没了砖瓦阻碍,吞食月华时会更加的迅捷,而破庙里的大小乞丐早已被他杀的杀赶的赶,全然不怕被人看见他的异常。

  些许时辰过后,温尚如法炮制,温尚复又将符箓逼出。

  滚石拳一路路打下去,直到夜深三更天,温尚才停了下来,灵光又缩了三分之一,只要再行一次,便可将无定环尽数融入其中。

  有道是练功不易,废去快,温尚此举也是相当于将滚石拳从身上废去,有此进度也是情理之中。

  符箓入腹后温尚没有着急,再次盘膝,张口吸食起月华。此时的他已然在其中积攒了不少,太平符箓所在,识海之中点点绰绰的银光就是近年来所得。

  ……

  第二日,波澜不起。

  赖老大并没有急于寻余白奴事端,毕竟现在的赖老大还没有确定是他起的龌龊,加之前面所说与宋老大的矛盾,才让余白奴安安稳稳的呆在帮里堂口。

  “现!“

  还是那屋顶,温尚将无定环全部融入太平符箓后,又多了许多变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世演武
大世演武
连载中
羊鸣老祖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十章 无定环
第十章 无定环
方法。  而温尚血气枯黄,但是近…
2021-06-11
第九章 东山枯骨
第九章 东山枯骨
模样望着委琐,心地也不悦,他来堂口…
2021-06-11
第七章 百刃帮众
第七章 百刃帮众
是他牙口全无,全凭铁杵捣成后淬练…
2021-06-11
第八章 堂口大比
第八章 堂口大比
余白奴谦逊的一笑,地说:“运气,运气…
2021-06-11
最新小说
更多
倾城俏佳人小说
倾城俏佳人小说
神仙QQ群
神仙QQ群
葬心缘
葬心缘
沧然
沧然
跨越地狱的尽头
跨越地狱的尽头
穿越之乞丐公子追妻记
穿越之乞丐公子追妻记
凤起沧澜盛世华章
凤起沧澜盛世华章
绝品修真强少
绝品修真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