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第九章 东山枯骨

羊鸣老祖 发表时间:2021-06-11 00:18:49

模样望着委琐,心地也不悦,他来堂口两个月不足,一些情况在杂役中早已也不是秘密,自报家门,是为了乍出温尚的底细。但余白奴明摆了不上当受骗,他也也没别的办法。  言毕,也没再多言语。  而刘如年名不虚传早进半载,掌势一起,与刚委琐的形象判若两人,一招台上管事姓张,陆管事负责的是其他地方。。

《第九章 东山枯骨》精选:

  “余白奴,刘如年。“

  台上管事姓张,陆管事负责的是其他地方。

  “此子进帮半年,比咱们早来许多,小心一些。“

  虽然不合群,但李难山却另有消息渠道。

  “多谢了!“

  余白奴道了一声谢后翻身上台,新建的擂台比正中间的要矮上不少,此举并不需要太大力气。

  刘如年体形瘦小,一身精悍短褂,见状双眼微眯,抱拳说道:“刘如年,四震地。“

  站定后温尚一摆趟泥桩的架子,说道:“余白奴,幸会!“

  刘如年模样看着猥琐,心地也不善,他来堂口半年有余,一些情况在杂役中已然不是秘密,自报家门,也是为了乍出温尚的底细。但余白奴摆明了不上当,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言毕,没有再多言语。

  而刘如年不愧早进半载,拳势一起,与刚刚猥琐的形象判若两人,一招山石滚落,拳头带着呼啸劲风,直直的向余白奴袭来!

  “来的好!”

  余白奴本就打算速战速决,时间拖着越久,越可能暴露出他的秘密!同样是山石滚落,不同的是,余白奴的拳头前带着一圈气状圆环,二者相撞,刘如年顿时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而去。

  “无定环?”张管事眼色一凝,忍不住惊叹一声,要知道,这玩意他都没有练出来!

  “承让了!”

  看着台下哀嚎不已的刘如年,余白奴暗道一声可惜,如果倾尽全力,这刘如年定然活不了!但胜负已分,余白奴也不好追下台去再补一拳,只能悻悻作罢。

  “谁教你的拳法!”

  张管事脸上厉色显现,一声质问,却是将余白奴的心思拉了回来,神色急转,他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回张管事,弟子原来在赖老大手下讨食。”

  原本准备好的话一噎,张管事脸上浮现了然之色,说道:“嗯,下去吧!以后勿要如此招摇。”

  余白奴见如此轻易的躲过,不由暗道万幸,紧接着心中一紧,这赖老大不知道有什么来头,居然有如此能量?有了疑虑,刚刚取胜带来的欢喜不在,只留下深深的不安。

  李难山倒是心大,没有发现余白奴脸上的异常,两步走上前去为其庆贺,但后者却全无心思,客气了几句,便匆匆的回房了。

  收拾了些半天的余白奴满头大汗,天气虽然渐暖,但还没达到炎热的程度,可见此时余白奴心中有多么慌乱。黄圣庙时他光脚的不怕穿鞋,还有温尚照应,但现在不同了,百刃帮就算稍稍吐露些意思便能要了他的性命!

  忙完后余白奴渐渐的静了下来,坐在厢房椅子上,倒了杯茶水润两人下干涸的嗓子,清风拂面,顿时转悟。

  “现在逃更是落人把柄,赖三说破天也只是赖老大的人,不是帮众!留下来,还能周旋一二!”

  稍稍安下心思,余白奴复又将铺卧整理好,洗了把脸,若无其事的走出厢房,往校场走去。

  ……

  月余过后,杂役大比也暂时告于段落,此时的新晋弟子十不存一,诸人也终于知道,为何百刃帮每年都会招人无数。就算过了数日,一提起大比,李难山还是一脸的心有余悸,同样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弟子身上,一时间大比成了新晋中的忌讳。

  余白奴自从那日后心神皆是紧绷着,生怕赖老大来寻他的由头,但过了大半个月也没个动静。

  也是,如今余白奴入帮已有小半年,赖老大若是要找麻烦,也不会等到今日。

  想通后余白奴放心了不少,远了不敢说,至少现在是安全的了。放下心中包袱,余白奴也升起了一些念头,抽了个空档,回了黄圣庙一趟。

  ……

  郊外东山乱葬岗,万数百刃冤魂住,这是应安城中普遍流传的一句话。百刃帮大比过后,除了一些有身份的被自己家人收敛,其余的通通都是往乱葬岗里填土了事。

  而温尚的目的地,也就是这里。

  早前落败身死的帮众自然是没法运作,但后面死的尽皆是三四震地的高手!这些人气血浑厚,死后也存着三分力道,就算是过去了数日,也还能保留一些下来。而温尚有了这些补益,许久未见动静的白骨透心钉,也能精进一二了。

  夜幕降临,一身黑衣,是去掉胸前马首纹绣的,夜色完美的隐藏了两人的身影,温尚与余白奴一道,翻墙后便往城门走去。再过半炷香便是宵禁的时辰,温尚虽不想如此匆忙,但只有现在才方便出城,毕竟不是什么见光的事情。

  况且余白奴身为杂役弟子,还有许多活计,日落时分才得的空闲。

  走到城门口,熟悉的街道却另有一番滋味,往日走过他都是低眉顺眼,现在却能堂堂正正的在这里行走,而且还不用担心丢了小命。要知道,这乞丐命贱可不是随意讲讲的。

  等了些许时候,乘着城守方便的功夫,温尚二人赶忙跑了出去,城上守备的只看见一溜黑影,揉了揉眼后也没有在意。

  几声兽吼,鸦鸣不断,偶尔几条野狗抢食,在这乱葬岗上更显阴郁。

  惨白的月光照在坟头上,冷风吹袭,黄纸飘散,拿着叉枝猛挖的余白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叨扰勿怪,叨扰勿怪!“

  义父的白骨透心钉,僵尸等等都是真的,鬼魂之说自然不会有假,余白奴也是壮胆才来到此处,勿看他对别人下手心狠的紧,但轮到他这条小命却是十分珍惜。

  许久后,明月当头,温尚这才看到了想要的。臂粗的叉枝扔在一旁,余白奴抓住半埋着的一条胳膊,卯劲一拉,带起无数泥土。

  “胡林川?“

  余白奴认了许久道出尸体的名字,温尚则将这尸身的泥土清扫了一下,打量起自己的收获。

  进帮两年余,十三震地无定环,这是胡林川对阵另一人时的评价。新晋杂役比试,外门弟子都不能幸免,年前的杂役弟子就更不可能拉下了。按照百刃帮的思路,上面缺了后来的补,大浪淘沙,一代定然会比一代强!

  余白奴将自己知道的与温尚一讲,静静的候在一旁。

  “三日?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算了算日子,温尚发现这胡林川已经死了三天,现在心里也是没了底,但已经到了这一步,不管如何,也要试上一试。

  “且让你看看义父的手段!“

  恶臭直往鼻子里钻,温尚却毫不在意,比这臭的他都闻过!将胡林川的尸首摆好后,温尚的太平符箓一起,裹住这尸身上下,许久不见动静。

  直到尸身干瘪,温尚再也忍受不了,扶着一旁的墓碑,将晚饭全都吐出来才好受了一点,一具尸体所产生的尸臭已然是难以入鼻,更何况在尸坑里埋了三日有余。

  不过此时温尚却是心满意足,但眼下还有他忙的,再次拿起了叉枝。

  “义父好手段!“

  惊呆了的余白奴奉承了一声,主动接过叉枝。

  又是刨了许久,直到后半夜这父子二人才停了下来,近日来气温回升,尸体也腐烂的快,先下挖出的尽是些残缺不全的。

  抬头瞧了瞧时辰,已然到了后半夜,温尚又匆忙往应安城赶去,到了城墙根下,这才稍稍缓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然有了神通,但却没个轻功傍身,来回一趟赶路,也是有些受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大世演武
大世演武
连载中
羊鸣老祖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更多
第十章 无定环
第十章 无定环
方法。  而温尚血气枯黄,但是近…
2021-06-11
第九章 东山枯骨
第九章 东山枯骨
模样望着委琐,心地也不悦,他来堂口…
2021-06-11
第七章 百刃帮众
第七章 百刃帮众
是他牙口全无,全凭铁杵捣成后淬练…
2021-06-11
第八章 堂口大比
第八章 堂口大比
余白奴谦逊的一笑,地说:“运气,运气…
2021-06-11
最新小说
更多
霸道王爷厚宠二货妻
霸道王爷厚宠二货妻
雪天寒之神池
雪天寒之神池
越女
越女
谋国女帝:误娶医圣男妃
谋国女帝:误娶医圣男妃
三国开局娶洛神
三国开局娶洛神
烙印
烙印
赤血魔尊
赤血魔尊
汤彦营潘从灵小说
汤彦营潘从灵小说